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刀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5 04:07: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明媚的阳光洒到精美的西洋式院落中,一位年迈的老人悠闲惬意地坐在摇椅上,似是精神不佳闭上了眼,怀中躺着一只慵懒漂亮的猫,一旁桌上摆了可口美味的适季水果、醇香的红茶、精致的甜品。

  老人身旁,还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乌黑的头发随意扎成一束简单利落的马尾,几缕调皮的鬓发跑出发带轻扫脸颊。白皙带茧的手指拈起银叉柄,叉起一块奶油小蛋糕,小巧香舌探出,卷起雪白绵滑的奶油。

  本是诱人惑心的动作,却因女人清秀的面容而显得几分天真单纯。

  这时,走来了一个大块头的冷肃男人。

  男人不是空手而来,他还带了一份报告。

  男人走到老人几步前,毕恭毕敬地将报告呈上,“boss。”

  老人睁开了眼,眉宇间是难掩的疲惫,眼中却精光仍在。

  女人伸出手,越过老人接过男人手中的报告,老人没说什么,男人也没有表现出迟疑,这一幕应是发生过无数次。接过报告后,女人先是大概扫了一眼第一页的内容,随后将报告中的文字缓声说出,语气有些散漫。

  报告是关于黑泽阵训练的成果和任务的完成度。

  对于报告中的内容,老人先是满意地笑了,随后又皱起了眉,“还是那样吗?”

  像一把时刻露着锋芒的刀,不掩气势。

  男人回忆起不久前他在训练场上见到那个冷若冰霜的孩子,点头应是。

  “走了吗?”老人在问黑泽阵有没有去并盛町。

  不知从何时起,组织里就混入了各种各样的老鼠,危害着组织,妨碍他的计划,影响着人类进程。

  这也是他想要培养从小忠于组织的成员的原因。组织里人才不够,很多事都要他亲自上阵处理,而且他这副衰老腐朽的身体一直在拖他的后腿,让他没有足够的精力,以致花费更多的时间。

  黑泽伊拓之是这群老鼠中比较特别的,他足够优秀,其不俗的能力直接让他动了将他培养成心腹的心。

  一个能在短短几年间将用来洗.钱的空壳公司发展成在商业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人,试问有谁能不动心呢。

  这样的人,可在酒宴上谈笑风生,也可在硝烟中谈笑自若,带着玩世不恭的假面,以游戏人间的态度,迷惑了众人。不会有人能想到,这样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却是黑暗角落的死神,也令他无法想到,这样勤勤恳恳的员工,竟然在伺机背后捅刀。

  如果不是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会是卧底。当初是组织救了他的命,给了他安身之所,让他有了光鲜亮丽的身份,如今想想,应该都是那人计划好的。

  可惜了,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更可惜,没能找到他背后的势力,没法报复回去。

  不过也多亏了黑泽伊拓之,让他发现了黑泽阵这个好苗子。组织缺乏人才,特别是缺乏一把锋利的好刀,而黑泽阵,直接让他在他身上看到了他想要的刀的模样。

  黑泽阵也印证了他的想法,黑泽阵会是把好刀,他有成为那种百年难锻的好刀的天赋,这种天赋,不锻造一番就太浪费了。

  只可惜,让老鼠先碰了,被糟蹋过了。

  “今日上午出发了。”男人皱着眉,眼中满是困惑,似乎想要求问什么,但又不敢开口。更新最快s..sm..

  “想问什么,直说吧。”男人亲昵地抓挠怀中懒猫的下巴,似乎心情很好。

  “boss,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让黑泽阵去并盛町。”

  并盛町只是一个普通的町,硬要说特别,就是位于日本制造业中心,因为是工业重镇,所以住民比较少。

  “哦,我随手指的。”随手在日本地图上一指,指到什么地方黑泽阵就去什么地方。

  男人张嘴想要再说什么,最后碍于boss的威严还是选择了把嘴闭上。

  挠钩了爱猫的下巴,老人又开始给爱猫顺毛,“你见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老人没有指明对象,根据前,老人说的“他”是黑泽阵。

  男人回忆起他第一次见到黑泽阵的情景。

  瘦小的身影站在训练场一隅,明亮的灯光投影下不甚明晰的阴影,过长的刘海遮住半只眼,露出的左眼眼中唯有冷意,稚嫩的脸庞不做表情,抿紧的嘴唇角微弯下,贴身的长衫长裤紧紧包裹身躯,如隔绝外界的盔甲,白皙的皮肤望之寒冷。

  阴郁低沉,冷冽如刀。

  这是男人对黑泽阵的第一印象。

  “你觉得,那些人会注意不到他吗?”老人问道。

  男人表情怔然。

  那些人,警察,包括但不限于。

  黑泽阵过于醒目独特的气质往往令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他,一般人或许只觉得这孩子冷得不像个活人,但对黑暗气息敏感的人,特别是某些走狗,却可以联想到更多,从而注意到组织,给组织带来偌大的麻烦。

  组织能发展至今,便是组织足够低调,低调到目前没有任何警方势力注意到有这么个庞大的组织。

  警察不可能始终注意不到组织,所以他们得在警察注意到前将组织发展成警察甚至国家都不敢轻易撼动的存在,就如同某些黑.手.党家族一样。

  而如今模样的黑泽阵,会给组织带来提前暴露的风险。

  组织需要刀,但不需要时刻彰显自己是刀的刀,这样的刀再锋利,对组织而也不过是把装饰品。

  再好的刀,用不了,用了容易伤及自己,也就约等于废了。

  而老人要做的,就是让这把刀学会入鞘,遮蔽锋芒。

  “懂了就下去吧。”老人挥退了男人。

  男人离开后,一旁的女人拈起一颗葡萄放入口中,贝齿轻咬,酸甜的汁水瞬间炸开,紫红的液汁湿润了朱唇。

  “兄长,”女人忽然轻声开口,如猫一样的声音让老人转过头,“我不懂,为什么这一次,放过了那孩子。”

  你以前,都是斩草必除根,但这一次,是不是说明了……

  女人眼中浮现出复杂情绪,适时垂下的眼帘遮掩住那抹情绪。

  叫人惊愕,一个风华正茂,一个鹤发鸡皮,却是一对兄妹,不禁让人怀疑,这两人真的是兄妹吗。

  老人笑了笑,亲昵地唤了女人的名字,“你的刀被人偷去,你会因为偷刀贼而把刀毁去吗?”

  “偷刀贼在刀刃上划上了一道难以消去的刻痕,但如果打磨得当,不仅能磨去刻痕,还能让刀刃变得更薄更锋锐。”

  对亲情绝望的人,心中只剩下了对组织的忠诚,不仅更锋利了,也更好握了。

  黑泽伊拓之大概是想用亲情消磨黑泽阵,也可能是因为觉得牵连进无辜小孩而产生了愧疚心,所以待黑泽阵比较特别,明显区别于那些因组织命令收养小孩后就不再管的收养人。

  只是没想到黑泽阵天生就适合成为刀,感情淡薄,黑泽伊拓之应该是发现了这点,放弃了和黑泽阵过多交流,而后面黑泽阵的行为也印证了这点,在发现养父背叛组织后,能毫不留情地下狠手。

  可以考虑给负责组织宣(xi)传(nao)的员工加些工资,感情淡薄不代表没有感情,多亏了他们,让黑泽阵心中组织地位比亲情高,不然又要可惜了一个未来的人才。

  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想到少年之后不要命的训练和拼命的任务,老人毫不吝啬地笑了,表情说不清是满意还是得意。

  老人不是没想过黑泽阵有可能变成了黑泽伊拓之的“自己人”,但一想到黑泽阵的年龄,又暗中笑自己想多,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能有什么心性做出如今这伪装呢。

  就算真是伪装,伪装得了一时,伪装不了一世,演得了一两年,演不了五年十年,更何况他现在只是个小孩,迟早会暴露的,到时候再解决掉也不迟。

  说不准到时候发现了更好的刀,用来做磨刀石也是不错的。

  在他心中,黑泽阵是个不错的人才,让他看到了他想要的刀的模样,但也仅限于此,能培养成就培养成,培养不成左不过是浪费了颗棋子,对他的目标、计划没有什么影响。而且,黑泽阵此时的年龄还小,方便及时止损,没准还能给他摸出一些里世界势力从小培养自己人的方法。

  老人心中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全然不知一旁女人眼中闪过的挣扎。

  女人端起精美茶杯抿了一口温凉的红茶,茶水若有似无的涩味充斥着口腔,一如心底的苦涩。

  女人在心中下了个决定。

  阳光斜斜照入亭院,将女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