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20章 第二十章 曾经与现在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黑泽阵不常去实验室,因为他还有训练和一些类似打下手的任务,但只要他去实验室,宫野明美都会表现得很高兴,特别是他后来会陪宫野明美玩后。

  黑泽阵自然不是真的单纯的陪宫野明美玩,他主要是想从宫野明美口中打听宫野家近况。

  组织最近增强了对宫野家的监视力度。

  多熟悉的一幕,只不过的他的身份由被监视者转变为了监视者。

  可笑的是,他心知肚明,她一无所知。

  但最可笑的,还是他。

  黑泽阵坐在窗台上,一手撑着脸,靠在冷冰冰的玻璃窗上,看似目光在宫野明美身上,实则通过眼角一直看着实验室里那个挺着大肚子的金发女人身上。

  宫野艾莲娜。

  宫野艾莲娜是个很特别的人,虽然害羞胆小,但只要和她相处过,无一不被她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单纯善良得不像凡人,却也不是不谙世事,她看透一切,也包容着一切,她总以善意看这个世界,明知黑暗也不改其心。

  就像,明知道他是组织派来监视他们的,也装作没发现一如既往对他;明知他与宫野明美交好目的,也没刻意让宫野明美疏离他。

  有时候,都不知道该说宫野艾莲娜是天真,还是蠢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真的有天使,那一定是宫野艾莲娜。可惜,堕入凡间的天使,总不会有好下场,更何况,是坠入地狱的天使。

  黑泽阵想到了宫野明美。

  宫野明美,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哪怕当时的他表现得不善,也毫无顾忌地释放善意。

  该说不愧是的宫野艾莲娜的女儿吗,真像,像得想让他呕吐。

  天使为什么要自甘堕落?她们不知道她们曾经生活的地方,是令人向往的天堂吗?地狱有什么好,这里全是恶鬼,这里全是吃人的人。

  只要一想到,这种纯善如白纸,本该生活在阳光之下的人,会被组织染上黑色时,他就控制不住地想,不如让他来了结她吧,这样她就不会和他一样,不会痛苦,不会被染黑。只要轻轻一握住那细嫩的脖颈,她就可以解脱了。

  不知黑暗,不晓痛苦,脱离深渊。

  阴暗的想法自心中隐秘处生起,如小虫一般,密密啃噬鲜红的心脏,流出腐黑的血液。

  黑泽阵眼中浮现出冰冷杀意,伏在试验桌上画画的宫野明美一无所知。

  “黑泽君!”画完最后一笔的宫野明美放下彩笔,拿起画小跑到黑泽阵面前,将画举到黑泽阵眼前。“看,这是我画的画!”

  宫野明美清脆甜美的童音惊醒了黑泽阵,他惊愕自己居然产生了如此黑暗的想法,害怕自己真对宫野明美做出什么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黑泽君?”没有听到想象中的称赞声,宫野明美放下画,疑惑地看向黑泽阵。

  “刚走神了,”黑泽阵摇摇头,试图将脑海中那恐怖的想法甩出,“你画了什么?”

  “爸爸妈妈,还有我和黑泽君!我们在野餐。”宫野明美扬着手中的画,白纸上,是橙红的太阳、湛蓝的天空、芳草茵茵、鲜花娇艳,几个以彩色线条勾勒出的笑容灿烂的小人。

  笔触稚嫩,却充满童趣。

  “为什么画上我?”黑泽阵指着画上那个较矮小穿着裤子的小人,“你不是要有弟弟还是妹妹了吗,你应该画上他。”

  “我画了!”宫野明美指着画中穿着长裙的金发女人,“在这里。”

  宫野明美不知道怎么画妈妈的大肚子,只好在肚子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圈圈。

  “好吧抱歉,我没看到,”黑泽阵拿过画笔,想将画中的自己涂改掉,被宫野明美坚定的阻止了,“你画的是你和家人吧,我可不是你家人,把我画在上面不合适。”

  “可是,黑泽君很孤独啊。”宫野明美将画笔揽在自己怀中,不肯给黑泽阵碰一支。“黑泽君的爸爸妈妈其实不在这里吧,但黑泽君还是经常来这里,是因为黑泽君也想要爸爸妈妈吧,我可以,把我的爸爸妈妈借给你,这样黑泽君也有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闻,黑泽阵忍俊不禁,“哈哈哈哈哈……”

  黑泽阵突如其来的笑声引来了众人的瞩目,不过众人以为两小孩是在说什么笑话,便善意地轻笑了一声,继续做回自己的工作。

  “有,有什么好笑的!”宫野明美不明白黑泽阵为什么要笑,以为是自己闹了什么笑话,“不许笑!再笑,我就不把爸爸妈妈借给你!”

  “……哈哈哈。”黑泽阵控制着不让自己笑那么明显,“不用你借,我有自己的爸爸妈妈。”

  宫野明美涨红了脸,嘟着嘴小声问道,“那,那你为什么要经常来这里?”

  这一回,黑泽阵没有说话,定定地看宫野明美。

  宫野艾莲娜让她问的?不,应该是宫野厚司。

  这时候的黑泽阵,总会让宫野明美感到害怕,但她还是鼓起了勇气说道:“对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黑泽阵移开视线,强硬地从宫野明美怀中抽出几支彩笔,拿起一旁的画,不顾阻拦将画中的自己涂改掉。

  “不,不要!”宫野明美拉着黑泽阵的衣角,想将黑泽阵拉开,“不要动明美的画!”

  可惜宫野明美力气太小,压根拉不动黑泽阵半步。

  黑泽阵将改好的画递到宫野明美眼前,微笑道:“看,这才是宫野明美的家,漂亮吧。”

  黑泽阵除了涂改掉画中的自己,还给画中其它处改了些许,让画面没那么单调了。

  “不是,”宫野明美眼眶湿润了,但她记得不能给爸爸妈妈添麻烦,使劲地将自己的眼泪憋住,却难掩哭腔道:“这不是明美的画了,所以不是明美的家……”

  黑泽阵感到头疼,他没想到自己改画居然会让宫野明美哭,而他又不能真的让宫野明美哭出来,只好拿出口袋里的一大把糖,试图贿.赂宫野明美。

  宫野明美没有接过糖,而是忍着眼泪倔强地看着黑泽阵。

  泪眼汪汪的蓝眸并没有让黑泽阵心软,他只感到了厌烦。

  哭有什么用,哭除了证明自己的软弱p用都没有,在组织里,眼泪最是无用。

  黑泽阵将糖果包装拆开,没有半点温柔地将糖果都塞到宫野明美嘴里,“吃过糖了,别哭了。”

  宫野明美含糊不清地说自己没哭。

  黑泽阵:“那就把眼泪收起来。”

  宫野明美用手背将眼泪抹去。

  趁宫野明美抹眼泪,黑泽阵转身走了,不想又被宫野明美抓住了衣角,黑泽阵回过头问不耐烦问:“干嘛?”

  宫野明美一只手抹着眼泪,一只手牢牢抓住黑泽阵的衣角,“陪我再画一张,黑泽君弄坏了我的画,要赔我一张,不然不许离开!”

  “行吧。”黑泽阵本就没打算离开,他只是想换个位置继续监视。

  宫野明美找出了一张新的白纸,由黑泽阵递笔,宫野明美画。

  新的一张和原来差不多,除了大小和位置有些改变,内容基本不变。

  眼看宫野明美有画出了自己,黑泽阵连忙握住了宫野明美的手,“一定要画我吗?”

  “嗯。”宫野明美点头。

  “为什么?”

  宫野明美歪头思考了一会儿,“因为……黑泽君是我朋友。”

  黑泽阵:“不是。”

  “嗯?”

  “我不是你朋友。”

  “为什么?黑泽君会陪我玩,虽然有时候会表现得不耐烦,但我知道,黑泽君其实并不讨厌我。”

  黑泽阵嗤笑了一声,大概是懒得和宫野明美争辩了,黑泽阵直接递上一只黑色的彩笔。“既然要画,就用这支笔画吧。”

  “我不喜欢这个颜色。”

  “但这颜色就是我。”

  因为任务不能去试验室的时候,黑泽阵会在当天晚上去研究所的监控室内取出宫野夫妇实验室当天的监控,回家用快进的方式看。

  组织的任务,他总是要完成的,现下组织的某些人还盯着他,就等他出了差错好落井下石。那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黑泽伊拓之得罪的,黑泽伊拓之死后,他们就迁怒到了他身上。

  黑泽阵走进玄关,将客厅的灯打开,客厅内一片凌乱,明显被人闯空门了。

  黑泽阵也没在意,能穿这间别墅空门的,也就那群人了。

  黑泽阵如今还住在黑泽宅。别墅是黑泽伊拓之名下的,黑泽伊拓之死后,就由他继承了,组织可以使手段将别墅收归组织,但似乎是上层人的并不在意这小小的别墅,这才没让这栋别墅如黑泽伊拓之的公司一样,被组织的那些狼豺虎豹给瓜分了。

  黑泽阵走到沙发上,累了一天的他直接躺在沙发上,随手捞过一个抱枕打算压在脸上,结果闻到异味直接将抱枕扔到地上。

  “他们是刚从女人堆回来吗,一股劣质胭脂香水味。”黑泽阵又找了几个抱枕,发现基本都有味,烦躁地从沙发上坐起。

  他是真的不想再收拾了,尤其还这么累了,如果可以,他真想给那些进来搜索的人一人一木仓,搜就搜,别把他家当休闲场所。

  最初那些进来搜索的人确实是很认真地翻箱倒柜,后来就是做个形式随便搜搜,剩下的时间都是在玩,不是所有的组织成员都和黑泽伊拓之一样,有自己的房子,尤其还是这种带花园有地下室的别墅。

  休息不下去的黑泽阵径直走到楼梯间,经过电视柜时发现有面相框被翻了出来,相框里是张搞怪丑萌的合拍照,看见照片黑泽阵更加不耐了,将相框翻面背面朝上随意塞进了电视柜里。

  黑泽阵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放出今日宫野夫妇实验室的监控视频。

  此时的监控设备画质还很差,黑白画面,当实验室使用某些大型仪器时,画面会出现不稳,也没有声音。所以看起来的时候会比较困难,费眼。

  虽然此时黑泽阵一脸烦躁样,但视频真正开始播放后,黑泽阵就收起了面上的情绪,神情专注地盯着视频。

  视频中的人行为举止都很正常,哪怕有些动作被遮挡,还是能根据前后来猜出当时的动作是否存在异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电脑桌上的纸也写了大半页,当看见视频中的人存在不对劲或违和时,黑泽阵会停下视频播放,一帧帧地看,反复地看,直到确定出不对劲或违和出现的原因,才继续正常播放视频,然后一边看视频一边将刚才看到的内容记录下来,一心二用。

  等黑泽阵看完监控视频后,又点开邮箱,熟练地输入一段邮箱地址,在输入邮箱内容时,黑泽阵拿起纸张看了好半会儿,才打下“一切照常”这短短的一句话。

  没过一会儿,电脑音响发出收到一封新邮件的声音。

  黑泽阵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将邮件打开大致阅读,原先的意外就变成了诧异。

  邮件内容不长,大意是给他放一个长假,让他去一个地方,在那里上学,融入平常人的生活。

  黑泽阵皱着眉认认真真地重新阅读一遍邮件内容,发现没有任何遗漏处,也不含暗语,确实是让他去一个名叫并盛町的地方上一年的国中,名曰放长假体验普通人的生活。

  黑泽阵又发了封电子邮件,再看回组织通知的邮件。

  普通人,的生活?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