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9章 第十九章 宫野一家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半明半昧的光线,复古豪华的装饰,疑似书房的房间,一个沧桑的男人手捏将棋,苍老的容颜不掩眼底精光。

  “放弃就有点可惜了,”棋盘的对面没有对手,老者似乎是在自自语,但他身边,却站着一个冷肃的男人,“让我看看,有没有可能。”

  “啪嗒——”棋入盘。

  老者思考了几分钟,又拿起了另一个棋子。

  “用来磨刀,也不错。”

  离开小黑屋后,黑泽阵被迫接受组织变态到近乎丧心病狂的训练,这其中,有组织迁怒的原因,也有试探的意味。

  而对于这一切,黑泽阵全抗下来了,咬着牙以一种毫无感情的怪物状态抗下来了。

  这一次,黑泽阵不再隐瞒自己的实力,隐瞒已经无用了,他早期撇脚的隐瞒早已暴露了。

  黑泽阵很快就成了他这一批受训孩子中望尘莫及的存在,过于出人意料的实力让组织的人最终还是留下了他,而不是随意丢弃。

  黑泽阵这种不要命的想组织证明自己的方法,渐渐洗脱了黑泽伊拓之带来的嫌疑,打消了组织的怀疑。

  与此同时,黑泽阵的养父是个卧底这件事,也被组织埋葬起来,在组织众多秘密中吃了灰。

  一年后。

  整洁干净的研究所走廊上,走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

  少年长得很惹眼,冷峻的面容,贴颈的银灰及肩长发,墨绿色眼眸了无感情,嘴唇紧抿,灰色无饰的长袖衫有些不合时宜,黑色长裤裹出笔直长腿。

  引得研究所科研人员频频回头。

  人是视觉系生物,有爱美之心,哪怕对长相不敏感的人,也会因为少年的气质与这研究所格格不入而产生好奇。

  有人停下脚步询问同伴:“这是谁家的孩子?”

  一般而,研究所是不能有小孩的,但因为这间研究所的研究员有大半身份比较特别,所以破例允许年龄还比较小的小孩待在研究所里。

  不过这少年怎么看,年龄也不在这被破例允许的范围内。

  同伴思考了一会儿,皱着眉道,“可能……是新进的宫野一家的孩子吧,听说他们家就有小孩。”

  “宫野?不是吧,他们家好像是女儿。”

  少年听而不闻地从这群八卦之人身边走过。

  少年目的明确地走到一间研究室门前,装模作样地敲了两下门,门内无回应,少年抬头看了眼门牌号确定房间无误后直接推门而入。

  研究室内空无一人,仪器药品整齐摆放。

  少年随意寻了个椅子坐下,面向研究室,可见室内一览无余,双手环抱闭上了眼。

  不多久,门外传来“哒哒哒”跑步声,一位小女孩闯入研究室内。

  在小女孩前脚踩着门那一刻,少年睁开了眼,看向门口。

  突然出现的少年将小女孩吓了一跳,小女孩连连后退几步,看了看门牌号,又看了看少年,再看看门牌号,迟疑地走向少年,“哥哥,你是不是走错了?”

  “没。”少年冷淡道。

  “可是,”小女孩摸着头语气充满了疑惑,“我没见过你啊?”

  “我之前没来过。”

  少年过于冷漠的态度让小女孩心生胆怯,不再接近少年。

  恰在这时,身着白大褂的一男一女走了进来,男人憨厚老实,女人精致美丽却挺着肚子。他们看到少年时也愣了一下,其中女人的眼神变了变,走到少年面前弯下腰与少年对视,问道:“小朋友,你在找人吗?”

  少年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看着女人依旧冷淡道:“等人。”

  说完,少年又移开了视线,目光看向女人身后的男人。

  女人随着少年的目光看向身后,微微一愣,“你在等他?”

  这一会儿,少年没有回答,收回了目光。

  女人站在原地,等待少年的回答。

  少年看向了试验台,“不做实验吗?”

  男人和女人都没有想到少年会如此说,再一次愣住,正待他们还想继续说些什么时,又有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人不止一个,他们看到男人和女人在时似乎被吓了一台,纷纷自觉走到试验台前,开始摆弄仪器药品。

  他们是这两个人的助手。

  其中一个拿着一份报告走到男人面前,将报告递给男人看。

  到底还是实验数据更重要,女人也走回了男人身边一起看数据。

  少年的身边只留了小女孩,小女孩鼓起勇气询问少年:“那个,我叫宫野明美,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看了小女孩一眼,道:“黑泽。”

  “你在看什么?”宫野明美循着黑泽阵的目光看向前方。

  那里是几个穿着白大褂站在试验台背对他们的人。

  黑泽阵:“他们。”

  “他们有什么好看的?”宫野明美不懂,这些在她看来都是虽然看不懂但很重要却也很无聊的事。

  不过黑泽君会看,似乎也不是她认为的那么一回事。宫野明美思考,忽然恍然:“哦~他们里面有你的爸爸或者妈妈是吗?”

  黑泽阵没有回答。

  宫野明美嘟起嘴,“你是不是不高兴?”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递给黑泽阵,“呐呐,我把糖给你,吃了就能开心起来了。”

  白嫩干净有点肥的手心中,躺着一颗包装着的雪白奶糖。

  黑泽阵一愣。

  宽厚温暖的大手握着粉色的硬糖,递到一只白嫩干净的手中。

  “来,小阵,吃糖。”

  “吃了糖心情就会好起来。”

  见黑泽阵没有接过,宫野明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水果糖,“再,再送你一颗,妈妈说我不能吃那么多糖。”

  虽然努力做着不在意的表情,但明显委屈的眼睛还是泄露出了宫野明美内心真实的情绪。

  “我我还有。”见黑泽阵依旧没有动作,宫野明美急了,再次伸手进口袋。“我……”

  “谢谢。”骨节分明的手指点在水果糖上,黑泽阵终于拿起了一颗糖,是水果糖。

  看见黑泽阵终于接过自己的糖果,宫野明美笑了,朝黑泽阵又伸了伸手,想把手心那颗奶糖也一同送给黑泽阵。

  黑泽阵拆完包装,将水果糖喂到宫野明美口中,“我没有不高兴。”

  被突然喂糖的宫野明美唔了一声,已经吃到嘴里的糖不能再吐出,只好学着黑泽阵把奶糖包装拆开,想一样喂到黑泽阵嘴里,被黑泽阵灵活闪开了。

  “骗人。”宫野明美喊着糖说话声音有些不清楚,但黑泽阵还是听懂了。

  黑泽阵:“没有。”

  “就有,”宫野明美不满,“你现在就和那些大人一样,明明在不高兴,却偏偏说自己没有不高兴。”

  “……”黑泽阵有些不耐烦了,“别缠我,找你爸爸妈妈去。”

  “我没缠你,”宫野明美搬来了凳子坐在黑泽阵身边,“我是在陪你,你看起来很孤独的样子。”

  “我没有。”黑泽阵感到头疼。

  “骗人,又来了。”宫野明美发现黑泽阵一直看着某些叔叔阿姨,想到之前黑泽阵没来时,自己也经常一个人这样坐着看自己的爸爸妈妈,便以为黑泽阵与她一样,安慰道,“我懂了,你是不是因为爸爸妈妈没有陪你而不高兴?”

  这一次,不等黑泽阵回答,宫野明美又继续回答,“我之前也和你一样。”

  “因为爸爸妈妈总是在工作,都不陪我玩,所以有时候我也会不高兴。”

  “不过我也不会吵着他们让他们陪我玩。”

  “因为他们要工作,要赚钱,养家,就是让爸爸妈妈和我都能吃到好吃的,有漂亮的衣服穿,有好玩的玩具……”5岁的小女孩尽可能的去理解父母口中的养家赚钱。

  “对了,妈妈说,我以后回会有个妹妹,嗯,也可能是弟弟。到时候我一个人就不会无聊了。”

  “我其实想要个妹妹,因为男孩子和女孩子经常玩不到一起。”

  “不过妈妈说,是妹妹还是弟弟一开始就定下来了,但因为还小在妈妈肚子里才看不出是妹妹还是弟弟。”

  单纯的小女孩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冷漠的少年目光不变地看着某些人。

  黑泽阵终于忍耐不住了,“闭嘴。”

  “我吵到你了吗?抱歉。”宫野明美乖巧地合上嘴,但没有走离黑泽阵,可能是因为她和黑泽阵是这个实验室里唯二的小孩。

  但小孩到底是坐不住的,过了好一会儿,宫野明美又小声问道:“呐呐,黑泽君,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你想玩可以自己去玩。”黑泽阵冷淡道。

  组织给他的任务是监视这间实验室里的那对夫妇,虽然不知道组织为什么让他这个小孩来监视,可能是因为不容易引起注意,还容易博得为人父母的夫妇的信任之类,原因怎样都无所谓了,既然是组织的任务,他就会好好完成。

  宫野明美不再说话,安静地坐在黑泽阵身边,可坐了一会儿又坐不住了,跑到附近一个没啥人的试验台上抱来一些器皿和药剂,在黑泽阵面前玩了起来。

  没有颜色的液体倒入透明的烧杯中,呈现出幻梦的颜色,有时还会冒出一些小气泡。

  宫野明美一边玩,一边不时自以为隐晦地看向黑泽阵,似乎是想用这些变化神奇的东西来勾引黑泽阵与他一同玩。

  一次又一次不可忽视的视线后,黑泽阵终于转头看向一旁宫野明美,发现宫野明美在玩化学药品时慌张地扑上去喊道:“危险别玩!”

  黑泽阵忽如其来的喊声吓到了宫野明美,她像个犯错的小孩一样站在那,表情茫然。

  黑泽阵皱着眉厉声道:“你父母没告诉你这些东西不能玩吗?”

  “可以,玩的,”宫野明美很是无措,“爸爸和妈妈告诉我,这些我可以玩,不能玩的我不会碰的。”手指向远远的试验台上的仪器药品。

  黑泽阵拿起宫野明美面前的药剂瓶,注意上面的标签,确实都是些比较安全,无毒无腐蚀性的化学药剂。

  黑泽阵松了一口气,却没有回到原来的座位上,而是站在宫野明美身旁,道,“你继续玩吧。”说完,再次看向了某些试验人员,只是会不时拿余光瞄宫野明美。

  宫野明美没了玩下去的兴趣,将烧杯里的液体倒入废液回收处,然后把药剂一一放回原处,洗干净烧杯放回原位。

  黑泽阵:“不玩了?”

  宫野明美摇头,乖乖坐到自己搬来的小高凳上。

  她只是想让这位哥哥开心些,因为平时玩看到这些神奇的颜色变化,她的心情就会不自觉变好。但哥哥似乎并不喜欢,她也觉得没意思了。

  看出了宫野明美的想法后,黑泽阵内心有些微妙的变化,但也没说什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继续看着那群忙碌的大人。

  为了不让宫野夫妇发现他在盯着他们,他的视线都是放在人群上,而不会一直盯着具体的某个人,如果宫野夫妇恰好不在人群,他就用余光瞄,有时会假装打量实验室布局而无意扫到他们。

  对于角落里两个小孩的动静,宫野夫妇都是有注意到,毕竟那里面可是有一个他们的女儿。

  宫野艾莲娜再一次“顺便”回头时,看见宫野明美不知何时睡着了,头枕着黑泽阵的肩膀。

  枕肩并不怎么舒服,宫野明美睡着时头一下一下地往下掉,被黑泽阵一次又一次地扶住。

  宫野艾莲娜轻轻地笑了。

  试验总是无聊的,明美常常在他们试验做到后面时就睡着了,有时候是坐在凳子上趴着试验台,有时是直接躺在试验台上,偶尔也会因为睡相不好滚到地板上睡,还有一次直接睡到了桌低下害他们找了好久。

  现在有了小伙伴,应该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无聊了吧。

  就是不知道他是谁家的孩子了,这间实验室里,只有她有明显的外国人特征,但他会待在这里,应该也是有父亲或母亲在这吧,没准这孩子和她一样,也是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