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6章 第十六章 疯狂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自从黑泽阵知道黑泽伊拓之卧底的身份后,黑泽伊拓之对黑泽阵私下的训练放开了许多,不管是训练难度还是训练强度,又或者是训练标准。

  每天累得沾床就睡,有时候站着都能睡着的黑泽阵强烈怀疑黑泽伊拓之在报复。

  再又一次被疯狂揉头反抗无果后,黑泽阵终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黑泽伊拓之一脸无辜的惊讶道:“怎么会,爸爸可没那么幼稚。”

  黑泽阵:“呵呵。”

  “嘛,谁让小阵的头发太好了,手感一级棒。”说完,黑泽伊拓之的手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暗中警惕着黑泽伊拓之的黑泽阵立刻退后一步,眼盯着黑泽伊拓之防备他随时又忽来一手。

  黑泽伊拓之好笑地看着黑泽阵,眼睛眯起,也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

  心生不详的黑泽阵接连又后退了几步,他实在搞不懂黑泽伊拓之为什么对他的头发那么着迷,难不成是个发控?

  黑泽伊拓之不会说,其实是小阵不让他碰头发拼死反抗的模样实在太有趣,让他忍不住每次都想逗一逗。

  黑泽伊拓之的这一想法如果让黑泽阵知道,估计黑泽阵会彻底不顾一切的和黑泽伊拓之干架。

  其实黑泽阵也有想过会不会是黑泽伊拓之单纯想看他反抗的模样才老是这般摸他头发,可每每黑泽阵不反抗,黑泽伊拓之就会毫无顾忌地乱揉一通,导致黑泽阵原来顺滑不乱的头发堪比鸟窝,梳子一梳下去直接打死结。

  黑泽阵甚至想过,要不干脆理个寸头或剃一个光头,寸头不说,光头给黑泽阵就是个煮熟剥了壳的鸡蛋,没必要牺牲这么大。

  这也导致了每天黑泽阵都要和黑泽伊拓之就一次摸头进行“世纪大战”,疲累程度堪比组织训练加黑泽伊拓之开小灶,黑泽阵怀疑,每天他身手进步那么快,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黑泽伊拓之的实力高出黑泽阵许多,每一次摸头黑泽伊拓之尽管是玩闹,还是能轻而易举的压制黑泽阵,而且也因为玩闹,黑泽伊拓之各种稀奇古怪的招式层出不穷。

  “小阵,留长发吧。”黑泽伊拓之忽而道。

  瘫在沙发上的黑泽阵抬起头,“哈?”

  “小阵这头发,不留长太可惜了。”黑泽伊拓之故作遗憾道,“而且小阵长得这么好看,留长发后更好看了。”语气有些荡漾。

  黑泽阵随手抄起一个抱枕朝黑泽伊拓之扔过去,“少恶心人了,头发太长不方便。”难洗不说,战斗里头发太长会成为一个限制,容易被敌人拿捏。

  别以为你不说我不知道,留长头发好方便你抓么,现在的“头发保卫战”已经够累了,他才不需要再提高难度。

  “小阵好无情。”

  “是你太无理取闹!”黑泽阵又扔了一个抱枕,头也不回地起身上楼。

  目送黑泽阵离开的黑泽伊拓之从沙发暗格里抽出一本笔记本,单看本子封面样式,那笔记本与家里其它的笔记本没啥两样,但翻开笔记本会看到密密麻麻的奇怪字符,勉强能看懂的也只是插在字符中的图表,但这些图表中需要文字表示的部分依然还是奇怪的字符。

  黑泽伊拓之翻到上一次书写的页面中,接着上一次的内容,回忆刚才与黑泽阵打闹中黑泽阵的表现,写下一行行奇怪的字符。

  小阵比自己想象的要优秀得多,不管是战斗力还是谋划力,以及心理素质。虽然前段时间小阵表现出了精神崩溃,但那脆弱不是不可以理解,平时的时候小阵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强大的,比一般的成年人还要强大,不过还是不够,看来之后要着重培养小阵的心理素质。

  放下笔,黑泽阵捏着眉心,平日里若有似无勾起的嘴角此刻抿平成一条直线。

  小阵……

  有人说,天才与疯子仅一线之隔,黑泽伊拓之不知道自己算天才,还是疯子,或者两者皆有,在线的两边仿佛横跳。

  没有人能比他更疯狂了,因为他想将黑泽阵磨成一把双刃刀。

  组织收养那么多小孩,其实只是想打造一把属于自己的刀,完全忠诚于组织的刀。组织现在的成员基本都是成年后加入的,这样的成员不稳定因素有很多,不能完全忠诚于组织,因为某些原因加入组织,也会因为某些原因背叛组织。

  还容易被各种各样的势力渗入,虽然现在警方注意到组织的还很少,但是里世界那些势力可不是。

  而组织要做的,不仅要防警方,还得防里世界某些势力,虽然他还不是很清楚组织的目的,但他知道,组织的目的会得罪里世界的权威。

  所以组织需要一把完全属于自己的刀,成年人不定因素多,而从小培养的小孩就不一样了,他们的世界里只有组织。

  但组织到底是新兴的,不得其法,只能用大浪淘沙的方式选出那把刀,而这就给了他操作的空间。

  一开始,他是想给组织得到一把华而不实的的刀,能看不能用,由他在背后操作数据,使得黑泽阵勉强成为被选中的刀之一。至于黑泽阵个人,即便他能救,之后还会有其他的小孩,他能救得了一个、两个,但救不了更多,而且容易暴露自己。所以与其害更多,倒不如从一开始只牺牲一个。

  也因此,从一开始他就对小阵抱有愧疚,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对小阵好。

  可黑泽阵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黑泽阵早熟、天才,有了明确的是非观,这样的人如果将其世界毁灭重塑,很可能会成为极其锋利的凶刀,反倒合了组织的目的。

  黑泽伊拓之不打算培养一个未来的敌人,而且还是一个棘手的敌人。

  在认真观察了黑泽阵一段时间后,黑泽伊拓之渐渐萌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一个连自己都会被吓到的想法。

  将黑泽阵培养成组织期待的刀,但是却是把双刃刀,可以为组织伤害他人,但更可以伤害组织。

  黑泽伊拓之认真地思考了可行性,发现虽然疯狂,但也不是做不到,做出判断后,黑泽伊拓之开始思考该如何实施了。

  首先是打磨黑泽阵这把刀的另一刃,只有有两个相对方向刃的刀才是双刃刀;其次是控制黑泽阵的刃锋,虽然是双刃,但一刃锋一刃钝,可以尽量避免无辜伤害,然后更深入、真切地割伤组织。

  将组织的后生力量神不知鬼不觉培养成成背刺组织的力量,完全不同于策反组织原本的人,更难操作也更危险,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完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

  每走一步,黑泽伊拓之都在怀疑,怀疑黑泽阵,也在怀疑自己。

  怀疑这么做真的可以吗,怀疑有没有暴露什么。上一次黑泽阵自己找出了他的身份,令黑泽伊拓之阴影很大,虽然他想过后面会逐渐将自己的卧底身份透露给黑泽阵,但没想要这么早,那是在他能确认黑泽阵成为自己人后他足够放心下才透露的,而现在黑泽阵提前知道了他卧底身份,一下子打乱了他的计划。

  以至于他控制欲一下子爆发了,每时每刻都在关注黑泽阵,关注黑泽阵的精神状态,关注他在组织里经历了什么,有没有被套话出他的卧底身份,然后牵连到他背后的势力。

  黑泽伊拓之在走险棋,在钢丝上起舞,也在与自己搏斗。

  黑泽伊拓之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分裂的灵魂,灵魂被一分为二,一半是理想,一半是感性。

  理性的黑泽伊拓之时刻审视黑泽阵,判断黑泽阵有没有朝自己预期方向前进,一旦黑泽阵有不对劲的地方,他就将黑泽阵的存在抹去。

  感性的黑泽伊拓之在做无用的愧疚、对不起,他对黑泽阵的每一分好,背后都是那个残忍目的。

  理性与感性在争斗。

  假笑面具下,谁在哭泣,为谁哭,谁能哭。

  黑泽伊拓之也曾想过放弃那疯狂的计划,想过让黑泽阵诈死脱离组织,最动摇的时刻,他确实行动了。

  某一天他带黑泽阵去游乐园,其实就是想让黑泽阵在游乐园里发生“意外”从而脱离组织,只可惜天公不作美,打乱了他的计划,自那之后,他再也提不起勇气了,因为那一天,黑泽阵做出了觉悟。

  人是感情动物,而黑泽阵,投注了他自进入组织后,所有的、浓烈的、复杂的感情,是他在这黑暗的生活中的烛光。

  卧底不好做,时时刻刻在演戏,时时刻刻在谋算,不得不杀害无辜之人。他也曾在午夜时分崩溃哭泣,他也曾想过放弃。他游走黑与白中,他在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他,他踩在深渊边缘上,一着不慎,跌落深渊。

  而黑泽阵就如一束光,让他饱受折磨、备受痛苦的内心得到了慰藉,让他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逐渐稳固,让他行走刀尖上的精神得以稍稍休息。

  可他如今,正将他的孩子推入深渊。

  小阵,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