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5章 第十五章 对峙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黑泽伊拓之跨到邻旁书房的窗台上,书房透明的窗户紧闭,卡其色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看向内里的视线。

  关紧的窗户很有可能从里面反锁了,黑泽伊拓之要么用工具敲碎玻璃从窗台进入书房,要么返回卫生间走正门进入书房。

  他身上没带有工具,直接用胳膊肘打碎窗户玻璃很危险;折回屋内拿工具还不如直接走正门,但是这段时间黑泽阵很可能又从书房爬窗台,这样两人很可能就绕圈了。

  思来想去,黑泽伊拓之选择用胳膊肘直接击碎玻璃,对他来说这点危险不算什么,只要事后伤口处理妥当就行。而且面对的黑泽阵这种小孩,战力有些损失也不碍事。

  正当黑泽伊拓之高举手肘时,余光忽然瞥见屋檐,不由一愣。

  别墅的屋顶呈倒“v”形,越往两边越低矮,以黑泽阵的身高,弹跳力足够好确实可以够着屋顶。但是,在这种地方跳起来很可能不慎掉下楼,而且那最矮的屋檐离书房的窗台也有一定的距离,在窗台最边缘的地方够屋顶,黑泽阵是够不着的,除非……黑泽伊拓之向窗台边缘挪几步,伸展手臂抓住屋檐,借助墙上的木条装饰为踩点,眨眼功夫几步翻上屋顶。

  屋顶上,一眼望去,连成一片绿海的林野,绵软的白云悠然飘荡。纯美的自然之境收入眼帘,不见半个人影。

  黑泽伊拓之踩着灰蓝色的屋瓦走近屋脊,向下望去,果不其然,黑泽阵趴伏在屋顶另一侧。

  如果不是他爬上了屋顶,那么即便他找遍整栋别墅,或者走出别墅,都不可能找到黑泽阵,因为他这个位置正好位于视线死角,如果站在后花园边上,确实可以看见,但在那之前黑泽阵会先看到自己从而调整位置使自己再次陷入视线死角中。

  而如果他爬上了屋顶,只要稍微大意些,就不会注意到黑泽阵,因为他趴着,让屋脊遮挡身形绰绰有余。

  “自己过来,还是我过去?”此刻黑泽伊拓之冷若寒冰,每崩出一个音节空气仿佛就降低一度,周身低压的气息让人毫不怀疑空气里看不见的水气结成了冰渣。

  黑泽阵弓起身,慢慢爬起,面无表情道:“你过来,我就往下跳。”他在赌。

  黑泽伊拓之偏了一下头,在这不合时宜的气氛中显得有些俏皮,“是吗,那正好省了我要洗手。”

  为什么要洗手,答案不而喻,脏了的手需要洗干净。

  黑泽伊拓之身上的无形杀气此时凝实得犹如长木仓贯穿黑泽阵的胸膛,又似锋刀割破黑泽阵的咽喉,还若飞速子弹射入黑泽阵的额头。

  黑泽阵咬紧牙关,手脚颤抖地站起,可惜黑泽伊拓之的杀气太过凶骇,随着空气渗入到黑泽阵的身体里,迫使得黑泽阵根本站不稳。

  可即便这样,黑泽阵还是站着,尽可能站直,哪怕本能叫嚣着危险,身体叫嚣着服软。

  黑泽伊拓之从容自若地往前走一步,黑泽阵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一步。

  “那你大概收拾院子会很麻烦。”黑泽阵勉力勾起嘴角一抹弧度,眼中却是不放松的警惕,紧紧盯着黑泽伊拓之的一举一动。

  “确实,不过这里是私人区,很少有人会来。”黑泽伊拓之走到了屋脊前,一脚踩上屋脊。

  “并不完全是私人区,我记得这附近有片山林很适合野炊,难说有没有误入者。”黑泽阵又往后退了一步,踩到了一块不知怎么来到屋顶上的小滚石,身体瞬间后倾。

  黑泽伊拓之脚后跟离地,身体前倾。

  黑泽阵摇摇晃晃的站稳,小滚石在屋顶上滚动发出响耳声响一直滚到屋檐,然后滚空滚下屋顶,发出最后一声。

  “没人会无故翻院子,更不会掘地三尺。”黑泽伊拓之一脚跨过屋脊,走到与黑泽阵同侧的屋顶。

  黑泽阵从身后掏出一台手机,此时的手机还不如后世那么小巧灵活,但也不完全是影视中那种笨重的大哥大,“你说,110,他们会吗?”

  黑泽伊拓之没有说话,往前走。

  黑泽阵却是不在意的笑了,黑泽伊拓之每往前走一步,他就往后退一步。“大概也不会吧,因为你可是他们的人。”眼中泛着冷光。

  黑泽伊拓之脚步一顿,黑泽阵也不再继续往后退。

  “你知道了。”黑泽伊拓之沉声道。

  “嗯。”黑泽阵垂下眼帘。

  虽然心中已经猜到,但黑泽阵肯定的那一瞬间,黑泽伊拓之的大脑还是宛如被炸了一番,心绪一片混乱。

  黑泽伊拓之没有动作,黑泽阵也站在原地不不语。两人如同木头人一般,气氛一下子僵住了。

  “黑,泽,阵……”黑泽伊拓之声音干涩地开口,却是没了下文。

  黑泽阵抬眸,“为什么不救我?”

  虽然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自己已经习惯了,不是自己还会有别人,而是自己会好过是其他小孩。但其实,还是做不到,这种被牺牲的事怎么可能做到完全不在意啊。

  “小阵……”黑泽伊拓之的声音艰涩。

  “为什么,”黑泽阵眼中泛起了泪花,阳光之下,晶莹剔透,“不救我!”

  那眼泪犹如利刀刺在黑泽伊拓之心上,刀刀锋利,刀刀命中,刀刀见血。

  “你是警察吧?”苦涩而失望的语气,“警察不该救人吗?”

  黑泽阵痛楚的神情刺伤了黑泽伊拓之的眼,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身体前倾,连带着一边脚迈出了一步。

  黑泽阵往后退了一步。

  “等等!”黑泽伊拓之喊道。

  “等什么?”黑泽阵似是不解,“我为什么要等,我总是等不到。”一个两个,都是,从来都是让他等,而他从来都等不到。

  “别动,”黑泽伊拓之不敢再刺激此时精神异常的黑泽阵,自己主动往后退了一步,但黑泽阵并没有也跟着前进一步,“小阵,别退,我不过去了,你别后退。”

  “我不退,你告诉我,”黑泽阵与黑泽伊拓之对视,眼中明显在渴望,渴望一个回答,“为什么不救我——”

  黑泽伊拓之闭紧嘴,答案险些脱口而出,最后在舌尖绕了几圈被咽了回去。

  看见黑泽伊拓之这幅有口难的模样,黑泽阵突然觉得累了,语带疲倦道:“算了,你告诉我,你是不想救我,还是不能救我吧。”

  黑泽伊拓之:“我……”

  黑泽阵:“这个也不能说?”

  “想……”黑泽伊拓之眼中显露出挣扎之情,“我有想过救你的。”

  黑泽阵长叹一口气,道:“所以你不能,是吧。”

  黑泽伊拓之沉默。不,不是。

  黑泽阵也不在意黑泽伊拓之的沉默了,“我回去,你会杀了我吗?”

  “不会。”黑泽伊拓之坚定道。

  其实黑泽伊拓之是有想要杀黑泽阵的,尤其是在发现自己电脑里那些隐藏的东西被黑泽阵看过后,之前那些杀气也是真心实意的。只是,在看到黑泽阵险些随滚石一同滚落下屋顶时,内心不受控制的紧张,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那颗杀心就被拳拳爱子之心给强压下了。

  “杀了我也无所谓,正好解脱。”黑泽阵全然放松地走向黑泽伊拓之,也不知是信任,还是不在乎了。

  黑泽阵走到黑泽伊拓之身前那一刻,黑泽伊拓之一把抱住黑泽阵,将他牢牢抱在怀中。

  “对不起。”

  “啊?”黑泽阵没有预料到黑泽伊拓之会说这句,完全懵逼了。

  “对不起。”

  黑泽阵皱眉。

  “对不起。”

  黑泽阵无措地听着黑泽伊拓之一声声的道歉,僵硬地伸开手臂回抱黑泽伊拓之,轻声道:“我接受。”

  “小阵,我们回家吧。”

  “嗯。”

  黑泽阵最终是由黑泽伊拓之抱下屋顶,上屋顶容易,小屋顶难,尤其是黑泽伊拓之不赞同黑泽阵自己爬下屋顶,好在黑泽阵并不是毫无准备地爬上屋顶,而是借助了工具,而这工具恰好可以帮助黑泽伊拓之一边抱着黑泽阵一边下屋顶。

  黑泽伊拓之借助工具直接从屋顶下到地面,下去后,黑泽伊拓之放开了黑泽阵,黑泽阵站在一旁看黑泽伊拓之解下工具。

  黑泽伊拓之正解着腰上绑着的工具,忽然开口道:“小阵,其实我不是日本公安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突如其来的闷响打断了。

  黑泽伊拓之猛地抬头看向声源处,只见黑泽阵倒在了地上,黑泽伊拓之一步上前试探黑泽阵呼吸、脉搏,又试了下黑泽阵的额头,最后哭笑不得道:“居然是睡着了。”

  也难怪。

  黑泽伊拓之将黑泽阵打横抱起,不顾留在地上的工具。

  跟他对峙了这么一番,还耗费了如此精力,精神一直绷着,突然放松这么一下,大脑肯定熬不住了。

  也难为小阵了。

  想到今日对峙中黑泽阵展现的谋略和胆识,黑泽伊拓之不免笑了一声,那笑中,带着欣慰、自豪,也掺杂着其它什么。

  小阵,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