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4章 第十四章 身份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黑泽阵有心确认黑泽伊拓之的身份,但奈何一直找不到时间,而且,黑泽阵也不知道该如何确认。不是说没有方法,只是那方法需要赌一把,过于靠运气,不能保证是否能得到他想要的信息,只能当做最后的手段。

  苦恼的黑泽阵想过很多办法,包括影视小说漫画里出现的那种确认身份的方法,但这些方法再三推敲后都行不通,无法之下,黑泽阵只能选择那种最笨的方法,观察留意黑泽伊拓之平日里不对劲的地方。

  有意无意的观察后,觉得黑泽伊拓之是那个身份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但越是觉得可能,黑泽阵心里越没谱,生怕那真是自己想多了,万一暴露了那人又不是那种身份,自己的下场不而喻。

  毕竟不是那种身份的人,对自己的好很可能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逢场作戏,当戏的主角被惹恼了,倒霉的就是那些陪衬角色了。

  黑泽阵注意到,在那天在他卧房里和他讨论过“人性”之后,黑泽伊拓之就不时来找他讨论一些理念想法,从不会说什么观点是对的什么观点是错的,更多的时候是讨论结束后给他复盘,指出讨论中他存在的不足,然后教他如何看出这些观点的盲区、语的误导性,该如何从中保持自己的观念,又可以从什么角度反驳。

  就像在教授他语的技巧,避免陷入他人话中陷阱,在交谈中保持清明,不被对方绕进去。

  不得不说,这个教授来得很及时,因为自那天后,黑泽阵发现自己已经受到组织洗脑的影响了。组织给孩子们的洗脑不会用多高明的说话技巧,而是简单粗暴的灌输思想,但就是这样,长期之下哪怕已经形成基本三观的黑泽阵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在他每晚睡前都会否认白天训练时被灌输进的思想的情况下。

  黑泽伊拓之传授给黑泽阵的那些语技巧,让黑泽阵睡前都能更好的反驳组织灌输的思想,从而从中尽可能地保持自己思想的清明、三观的正确。

  也是这点,让黑泽阵对自己的猜想多了几分肯定。

  除此之外,黑泽伊拓之还教了黑泽阵许多其它的,每日里黑泽阵除了接受组织的训练,回到家后还有被黑泽伊拓之开小灶。

  黑泽阵的实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高,不过在组织里,黑泽阵依旧保持着中上水准,并稳步提升。黑泽伊拓之隐晦提醒了黑泽阵他训练成绩过于稳定,容易被看出问题,同时还提点了黑泽阵让他训练成绩尽可能保持前列,不说第一,前十总得有,组织不养废人,接受训练的孩子组织不会照单全收,所以这“废人”的范围会很大。

  大概是有被灌输思想然后从中醒悟的经历,黑泽阵发现黑泽伊拓之其实也在有意无意地给他灌输某种思想,只是这思想很大程度上都符合黑泽阵曾经的三观,所以黑泽阵也没怎么管。

  黑泽阵已经不会太去管这些被灌输入脑的思想了,入个耳过个脑,不去深思较真。

  日复一日地接受两种矛盾的思想,黑泽阵的大脑很想罢机,而且他也想通了,他身处淤泥,不可能不染,只要坚持住最后的底线,那么他就只是罪人,而不是连人都不是。

  至于为什么认命了,而不是去求助那个很可能是卧底的黑泽伊拓之,黑泽阵想了很多,最后悲哀的发现,那个男人如果真的想要救他,他早就不在组织里进行枯燥无味的训练了。

  恨吗?恨的,从目睹那男人无情的一面,从他知道自己被收养的真相起,他就没有一日不恨黑泽伊拓之。

  可是只有恨吗?肯定不是,尤其是,黑泽伊拓之还是,那种身份啊,只要一想起曾经那压抑的灵堂、死寂的气氛,他似乎又恨不起来了。

  他只不过是,又一次被站在了身后被看不见,没关系的,他已经习惯了。而且不是他,还会有别人。

  该庆幸是他,因为他不是真正的小孩。

  无光无声的环境中,黑泽阵的嘴角扯出一抹弧度,纤长的食指放于唇前。

  嘘~前方黑暗,小孩禁止。

  这样平淡却又不平凡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黑泽阵一直找不到机会来确认黑泽伊拓之的卧底身份,虽然已经能肯定黑泽伊拓之确实是卧底,但还差一个关键的证明。昔日被当做最后的手段,此时已经被黑泽阵当做寻找那个关键证明的方法了。因为只有那个方法,能最直截了当的表明黑泽伊拓之的卧底身份。

  至于直接问黑泽伊拓之,想都不用想,黑泽伊拓之是不可能告诉他。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黑泽阵等到了这一天,可以证明黑泽伊拓之身份的机会。

  幽蓝的屏幕光映在黑泽阵白皙的脸庞上,戴着手套的手不停敲击键盘,不时移动下鼠标。忽的,窗外传来汽车引擎声,黑泽阵立刻停下手中动作,表情十分警惕地望向窗户,快步蹑脚走到窗前,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一个缝隙,从缝中向外窥视。狭小的隙缝中,勉强窥见一抹硬质黑色,阳光之下,泛着亮白反光。

  黑泽阵立刻将窗帘拉上,快步走到电脑前,十指翻飞,映入眼中的一串串字符代码极速飞过,眨眼出现眨眼消失,电脑的使用痕迹正被熟练地清除。

  心脏砰砰地跳动。

  黑泽伊拓之走下车,从车后座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锁上车门。

  黑泽阵将电脑主机一边的外壳娴熟装上。

  心脏跳动节奏分明,犹如时钟规律走动的指针。

  黑泽伊拓之进入家门后,没有看见黑泽阵,不以为然地哼着小曲走入餐厅。

  黑泽阵将地上零散的工具收拾起来。

  心脏似乎长到了耳边,每一下跳动都鼓动着耳膜。

  黑泽伊拓之将盒子放到餐桌上,离开餐厅。

  黑泽阵用抹布擦干装在塑料袋中的冰块融化渗出的水泽。

  安静的房间里,任何声音都被无形的扩声器放大,清晰可闻。

  黑泽伊拓之朝楼梯间走去。

  黑泽阵将东西摆回记忆中的的位置。

  噼噼啪啪的声音,似乎交织成了一曲交响曲。

  黑泽伊拓之走上楼梯。

  黑泽阵带着不属于这个房间的东西蹑步走出门。

  房间重新回归了安静,打开的房门倾泻入一片明亮,是走廊上的光。

  黑泽伊拓之走出楼梯。

  走廊上,空荡荡无一人,只有黑泽伊拓之拖鞋踩在地板的声音。

  黑泽伊拓之走到黑泽阵的房间门前,轻敲两下,“小阵~”

  门内没有声音传出。

  黑泽伊拓之又敲了两下,“还在睡觉吗?”

  这时,门内终于传出了些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带着鼻音的声音:“别吵……”

  黑泽伊拓之轻笑了一声,呢喃道:“一头猪。”

  黑泽伊拓之走向自己的房间。

  裹在被子中的黑泽阵听着门外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攥着被子角的手不自觉握紧,心脏的跳动声又在耳边响起。

  黑泽伊拓之用钥匙打开房间门,刚一进入房间,就发现了不对劲,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人进过他的房间。

  黑泽伊拓之轻轻阖上门,环顾房间一圈,并没有什么改变。

  黑泽伊拓之有意发出点声响地走到床前坐下,似是累了打算休憩一下,小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动,最后上半身重重压在床上,发出一声嘎吱。

  平整的床铺没被人躺过,床底下也没有人光顾。

  躺够了将外套随手解下扔到床上,起身走到衣柜前,不疾不徐地拉开柜门,衣柜内衣服整整齐齐排列,随手取出一件居家服。

  衣柜里也没有藏人。

  拿着衣物走到房间的洗浴室换衣服,洗浴室内浴缸没有水。

  唯一能藏身的地方只有浴缸,浴缸没水的洗浴室躲不了人。

  利落换好衣服的黑泽伊拓之走出浴室,顺便走到对着后花园的窗户拉开窗帘。

  “哗——”一声,阳光争先恐后跑入房间内,房间瞬间变亮了一个度。

  阳光照入,屋内物件阴影与往常一般,没有多出什么。

  看样子对方是不在房间内了,想想也是,小阵在家,怎么可能会有外人闯入呢,所以啊……

  黑泽伊拓之走到另一扇对着别墅前的窗户,不等黑泽伊拓之拉开窗帘便注意到了异样,窗帘被人拉开过。

  黑泽伊拓之眼眸一暗。

  黑泽伊拓之几乎不会在自己房间内放多余的、不必要的物品,因为它们另有藏身之处,唯一意外的,就是……

  黑泽伊拓之快步走到电脑前,但没有立刻打开电脑,而是先摸了摸电脑。

  不热,没被人动过?

  依旧怀疑的黑泽伊拓之打开电脑,与以往一样打开某些被藏在深处的东西,黑泽伊拓之瞄了眼上面最后打开时间,还是上一次自己打开的时间。

  自己多疑了?

  黑泽伊拓之不认为,他的直觉多次救他于危难中,而这一次,他的直接在强烈告诉他,他的房间被人进入了。

  黑泽伊拓之蹲下摸主机外壳,入手冰冷。

  不对,空气,好像有点潮。

  黑泽伊拓之仔细嗅了嗅空气,确实有点潮。

  黑泽伊拓之猛地站起身,对电脑里的文件检查更为细致。

  确实没被打开。

  就像是,有人发现了被藏起来的暗道,进入了暗道,但没有打开暗道尽头的那扇门,似乎只是为了看那扇门。

  黑泽伊拓之退出文件重新隐藏上,脚步无声地走到黑泽阵的房门前,敲两下门。

  门内没有声音。

  黑泽伊拓之扭开门把手,但门依旧没开,早有预料的黑泽伊拓之将钥匙插入锁孔旋开反锁,推开门。

  房间内一片昏暗,窗帘被拉得严严密密,床上被子拱起了一团,似乎真的是有人在睡觉。

  黑泽伊拓之抬头看了眼头顶,确定天花板上没有趴着一个人后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

  被子里果不其然是枕头和毛巾毯等物。

  黑泽伊拓之直接将床套掀起,蹲下身去看,恰在这时,门后有个身影快速闪出门外。

  失误了,忘了黑泽阵此时的身材可以完美躲在门后。

  黑泽伊拓之快速起身跑向门口,门外走廊依旧空荡荡的,但楼梯处有快节奏的声音在回响。

  黑泽伊拓之辨听了一下楼梯间传来的声音,快步走到楼梯口正对着的卫生间,打开卫生间门。

  卫生间内一目了然,紧闭的窗户,装水的浴缸,阖上的洗浴柜。

  有了经验的黑泽伊拓之进入卫生间后先关上了门,然后估算洗浴柜的体积,大小恰好可以藏一个小孩。

  黑泽伊拓之目的明确的往前走,路上顺手打开柜门,扭动浴缸放水旋钮。

  洗浴柜里东西摆放整齐,浴缸的水哗啦啦的被放出。

  黑泽伊拓之推开最开始的目标窗户,窗外冷风灌入室内,扬起了窗帘。

  黑泽伊拓之低下头,墙壁上没有挂着人,地上的矮灌木没有被折压的痕迹。

  黑泽伊拓之不可置信地皱起了眉,猜错了?

  黑泽阵真的从楼梯跑下去了?

  如果是那样,他根本没有时间给卫生间布置这些。

  不,他很有可能预料到自己会被抓,所以可以提前给浴缸放水营造卫生间藏有人的假象。

  之前自己听到的楼梯间有异样的脚步声很可能是黑泽阵在自己鞋上绑了什么东西,让那东西的夹在正常的脚步声,影响他的判断。

  黑泽伊拓之快速返回楼梯口,一手撑着楼梯扶手,打算直接侧身翻下楼梯一步到一楼。

  正当黑泽伊拓之手臂用力时,黑泽伊拓之的脑海骤然闪过一个想法。

  不对,还有一个方法。

  黑泽伊拓之又返回卫生间窗前,窗外墙壁上的木条装饰有一定宽度,虽然有点勉强,但确实可以提供踩位。卫生间旁边是书房,黑泽阵很可能在确认他进入卫生间后就踩着这些木条走到隔壁书房的窗台上,然后进入书房。

  黑泽伊拓之一脚跨上窗台,手牢牢抓着窗缘。

  其实还有一个可能。

  黑泽伊拓之抬头向上看,屋顶与这里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对他来说还可以攀上去,但对身高低矮的黑泽阵来说,就有些为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