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3章 第十三章 可疑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黑泽伊拓之手扶着额头,露出真正的苦恼神情,不同于在黑泽阵面前装模作样的苦恼,此时黑泽伊拓之的表情极为冷漠,连眉头也不曾皱起,只有眼底泄露了几分情绪,倒与黑泽阵有了几分真正父子的模样。

  小阵总是让他意外,这一次也是。

  上一次是小阵第一次看组织播放的血腥视频,听说是那群小孩里呕吐得最严重的,而且回到家后还好几天不能进食肉食,甚至连丁点气味也闻不得。

  虽然当时有这种想法,但最后还是觉得,只是小阵十分不适应这种血腥画面,大概是类似晕血之类恐惧反射,然后因为联想能力太强才从而从家里的肉食联想到视频里的肉块碎末血渣。

  现在看来,果然,小阵已经形成明确的是非善恶观了。

  真让人意外啊,明明不到十岁,却已经有了如此稳定的三观。

  所以说,太早熟也不好啊。

  不,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早熟了。

  黑泽伊拓之闭上眼,陷入沉思。

  还继续吗……

  今天带小阵去游乐园本来是想让小阵发生一场“意外”的,可如今看来,真让“意外”发生未免太可惜了。

  不过真要这么做的话,是不是太冒险了?

  想到另一个计划,黑泽伊拓之不由嘴角勾起。

  冒险就冒险吧,他本就是游走生与死,在正与恶之间进行冒险的人。

  大不了失败后,由他亲自结束黑泽阵的生命,他早已双手沾满鲜血,也不在乎……再多一滴。

  黑泽伊拓之睁开双眼,眼底冰冷无情,压抑下心脏处传来的阵阵钝痛,离开黑泽阵的卧房门。

  半晌,见黑泽阵还没有出卧房,黑泽伊拓之端着煮好的晚餐走到黑泽阵的卧房门前,敲门。

  房内没有传出声。

  睡着了?

  黑泽伊拓之又敲了敲门,开口道:“小阵,吃晚饭啦~”

  依旧没有声音传出。

  黑泽伊拓之皱眉,正当他想蛮力开门时,意外发现门没锁,扭动门把手就能推开门。

  厚重得隔离了两个世界的木门被推开,门外明亮的光线争先恐后地钻进黑暗的房间内。荧亮的电脑前,漆黑的身影坐如雕像,幽蓝的光芒忽明忽暗地照出那无声之人惨白的脸。

  黑泽伊拓之眼中闪过不悦,打开房间灯道:“会近视的哦。”

  黑泽阵没有理会,假装黑泽伊拓之这个人不存在。

  黑泽伊拓之将晚餐端到电脑桌上,弯下腰看向电脑问道:“在看什么?”

  “人性之恶。”黑泽阵幽幽答道。

  “?”困惑的黑泽伊拓之定睛一看电脑画面,是法制节目,“……”

  此处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

  黑泽伊拓之想过很多黑泽阵会有的反应,比如躲在被窝里睡觉、缩在墙角里哭泣,房间里会满地狼藉,碎片到处都是,说不定还有丝丝血迹,但他怎么想,都不会想到,黑泽阵此人头脑异于常人,居然在看法制节目。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没可能。看来今天中午的事,还是给了小阵很大的刺激。

  黑泽伊拓之嘴角微勾,“小阵,在你看来,人性之初是怎样的?”

  黑泽阵险些脱口而出一句“人之初,性本善”,但今天中午的事和正在看的节目里诉述的事又告诉黑泽阵,不是这样。

  可他并不认为,人之初性本恶,要说为什么这么认为,却也不知该怎么说,他的三观形成时,不断有人、事、物在或有声、或无声地告诉他人性之善、人性之美,以致他三观基本稳定时,“人性之善”便已深入他心,不是不知人性之恶,不是不晓人性之丑,但这些在他看来,都是有着各种各样的背后原因,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世上从没有纯粹的坏人。

  真要说的话,“人性之初,无善无恶。”黑泽阵低垂下眼帘小声道。

  人的诞生,最初不过是一张透明纸,任人涂抹上色。若说善是白,当有人在上面涂抹白色,那么这张纸就是白纸;若说恶是黑,当有人在上面涂抹黑色,那么这张纸就是黑纸。是白是黑,是善是恶,都是后天涂抹上色,后天培养形成的。

  但颜色从不止黑白,人性也不能简单善恶定论,总会有着各种各样的颜色涂抹在纸上,以至于不能简单说这是白纸还是黑纸,是善人还是恶人。而且,善人也会有恶行,恶人也会有善行。这个世界从不是简单的二元论,从不是非黑即白。

  黑泽阵的回答出乎黑泽伊拓之的意料,以致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接了下去,“我倒觉得,人性之初本恶。人从还是胎儿时期,在母亲的体内便是以类似寄生的方式夺取母体的营养。出生以后,会不管时间、不顾场合地求食,不断哭闹母亲直至吃饱。”

  黑泽阵反驳:“那是本能,连动物都会有。照这么说,动物全都是恶吗?”

  黑泽阵和黑泽伊拓之随即就人性之恶展开讨论,黑泽伊拓之还以今日事件举例,而黑泽阵又多多少少受正在看的视频中暴露出来的丑陋人性影响。

  一开始,黑泽阵还能有理有据地反驳,但随着讨论的深入和黑泽伊拓之高超的说话技巧,黑泽阵开始渐渐无反驳,到后面,干脆沉默地听着,表情没有明显变化,看不出是认同还是反对,似乎只是单纯“聆听”教诲。

  黑泽伊拓之却是从黑泽阵眼中看出了黑泽阵并不赞同他刚才的说法,遇到动摇之处干脆两眼无神,放开大脑。

  足够了。

  黑泽伊拓之停止“说教”,摸了摸黑泽阵的头小声说道:“你的想法很好。”随后让黑泽阵赶快吃饭。

  黑泽阵心感不解,一边吃饭一边思考黑泽伊拓之最后对他说的话,因此并没有注意到,黑泽伊拓之看着他眼中闪过满意。

  “吃完后自己把碗去厨房洗。”说完这句黑泽伊拓之便离开了黑泽阵的房间。

  黑泽伊拓之走后,黑泽阵无意识放慢了吃饭速度,更为专注地思考问题。

  刚才的谈话,比起是灌输思想,更像是单纯的辩论赛,凭借各自的思维能力和储备知识、辩技巧辩证己方观点,不代表本人观念。也就是说,黑泽伊拓之并不一定认为人性本恶。

  为什么?

  黑泽阵一直觉得黑泽伊拓之可疑,之前的可疑因为得知了组织的存在而有所解释,但黑泽伊拓之身上的可疑之处依旧没有消失,甚至更为可疑。

  收养他是组织的命令,而他通过对一同被训练的孩子中套话得出,他们一般被收养几天后就进入组织了,唯有他是例外,被收养了几个月才进入组织训练。

  几乎所有孩子的收养人都只是名义上的收养人,实际对他们不管不问,他们是生活都是直接归组织管,而黑泽伊拓之不仅接他回家,还管他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做到了名副其实的收养人。

  因为愧疚?

  黑泽阵皱眉,觉得这个答案并不完全对。

  黑泽阵仔细回忆,发现黑泽伊拓之的这种不对劲从一开始就有,从收养他那天开始。

  只是一般的收养的话,根本没必要自称是他的亲生父亲。

  还有,黑泽伊拓之和他助手绝之间的关系,这也是黑泽伊拓之身上最违和的地方。

  从第一天起,他就知道黑泽伊拓之并不喜欢他那个所谓的助手,因为从不在他面前掩饰,直接在他面前评价那人是“糟糕的人”。

  一开始,黑泽阵以为黑泽伊拓之和助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所以他并不掺和进去,但以后来看,只是黑泽伊拓之在单方面压榨助手。

  而且,似乎只在他面前评骂助手,助手面前会阴阳怪气,但绝不会说得很直白。

  助手知道组织是事,也是组织的成员,有可能助手是组织安排给黑泽伊拓之的“工作同伴”,所以黑泽伊拓之再讨厌也只能留助手在身边。

  这也不对,如果只是不喜欢这个“同伴”,大可以像组织申请换人,即便组织不同意,黑泽伊拓之应该也有能力不着痕迹地“赶走”。

  除此之外,还有那次带他看心理医生。黑泽阵至今仍不明白黑泽伊拓之为什么会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尤其是还涉及了反社会人格这种高危型人格障碍。在得知他心理属于健康范畴时,黑泽伊拓之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对组织来说,有这种人格障碍不是挺好的吗。

  之后他发现黑泽伊拓之真正的“工作”想要逃跑时,黑泽伊拓之说了句“被组织发现逃跑,我也救不了你。”

  …………

  思考了许多黑泽伊拓之平日里的不对劲,黑泽阵骤然发现,黑泽伊拓之其实有一处最明显的不对劲,只是他自以为才忽略了。

  黑泽伊拓之的工作。

  黑泽伊拓之的工作有明面身份的工作,就是公司的工作,这些工作基本都是在公司里完成的;有暗地身份的工作,也就是组织的任务,这些任务大部分都是与杀人有关,做这些工作的前期准备时,黑泽伊拓之不会直接在他面前干,但也不会刻意回避,只是他向来识趣自己走开。

  除了这两样工作,黑泽伊拓之似乎还有一份工作。

  夜半时分,入睡之时,黑泽伊拓之卧房的灯还亮着。有一次,他趁着万籁俱静之际,打开窗户坐在窗栏上,隐隐约约能听见隔壁房传来不慎清楚的说话声、键盘敲击声,以及传真机的声音。

  熟悉的一幕。

  黑泽阵心中有了个猜想,但这个想法又令黑泽阵感到不可思议,可它偏偏能解释黑泽伊拓之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黑泽阵尝试平复下剧烈跳动的心。

  这个是猜测,他需要确认。

  黑泽阵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心脏跳动得越发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