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2章 第十二章 凶手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小有情调的餐厅里,悠扬的音乐,在这喧闹繁华的商场里也算闹中取静,比不上需要一定身价才能进的高级餐厅,但也能比得上外面的一般餐厅,加之食物美味评价,又恰逢午餐时间,餐厅里座无虚席。

  倏然,一声木仓响惊吓了众人,一时间商场内发出了数道尖锐高亢的声音。

  正在吃东西的黑泽阵愕然抬头看向声源处,黑泽伊拓之自然地夹菜放到黑泽阵碗中,“好奇心害死猫,警察会去处理的,待在这会更安全。”

  黑泽阵乜了一眼黑泽伊拓之,确实,社会高危有害分子凑到警察前无异于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你一天不腹诽我难受啊,”黑泽伊拓之毫不客气地敲了黑泽阵一个脑门,“乖乖待在这别又跑了,我去上个卫生间。”说罢,起身推开椅子离开了。

  黑泽阵皱眉。

  但凡看过影视作品等的,都知道这个时候上卫生间纯粹是找借口。黑泽阵不解,黑泽伊拓之这是上赶着找死吗?

  黑泽阵皱眉吃了几口,放下筷子也跟着离开座位。

  黑泽阵一边说着借过,一边推拒着人在人群中穿梭,不时张望四周寻找熟系的身影。奈何因木仓响引起的混乱,黑泽阵不但没找到人,还被人险些撞倒在地。

  打完电话回来的黑泽伊拓之看见座位上无人,无奈的扶额,“又不听话……”

  黑子伊拓之随即挤如人群寻找黑泽阵。

  因为木仓响,大部分人都是往出口方向逃,这时候逆方向的黑泽伊拓之就各位醒目了。

  尤其是黑泽伊拓之正逐渐靠近现场,被已经到来维持秩序、疏散人群的警察怀疑也是正常。

  黑泽伊拓之其实并不确定黑泽阵是否在现场,他只是猜小阵会因为之前他的离开而担心他,误以为他去了现场,没准还会以为这场持木仓歹徒事件与他有关。

  嘛,虽然确实有那么丁点关系,但不是小阵想的那种。

  确实如黑泽伊拓之所想,他在离现场不远处看到了黑泽阵,只是还没待他走到黑泽阵身边,他便被警察叫住了。

  “那边那个,穿着灰蓝色风衣东张西望的男人,说的就是你,给我站住!”警察持木仓厉声呵道。

  黑泽伊拓之想了想,举起双手以示自己无威胁。

  “你在看什么?!”见黑泽伊拓之举起双手,警察心放了一半,将木仓半收回枪口指着天花板,朝黑泽伊拓之小心走去。

  “我在找我儿子,”黑泽伊拓之神色冷静,但眼中透露出了慌张、担忧,似乎只是故作镇定,“他不见了。”

  警察这才将木仓收回,随即皱着眉,“他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有什么特征吗?”

  “我看见他了。”黑泽伊拓之放下双手,转身对着一个方向喊道,“小阵!”

  被人推挤着不知不觉走到现场的黑泽阵闻声转头,看见黑泽伊拓之后立即小跑过去。

  黑泽伊拓之一边粗略检查了下黑泽阵是否有受伤,一边沉着脸色道:“我不是让你别过来这里吗,危险。”

  一旁的警察附和,说小孩子要听爸爸的话。

  黑泽阵不安地攒着黑泽伊拓之的衣角,低下头肩膀微微耸动,似乎是哭了,声音很是害怕不安,“爸爸,你不见了……我怕。”因为有警察在,黑泽阵只能含糊带过黑泽伊拓之说的上厕所,不然会显得很可疑。

  黑泽伊拓之知道黑泽阵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是装的,但此前从未见过,一时竟动作僵硬起来不知所措,也狠不下再说什么,更别提教训了。

  警察以为黑泽阵说的不见是在逃跑过程中被人群冲散了,好声安慰了黑泽阵几句,让黑泽阵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一定要冷静,牢牢牵住大人的手。

  警察走后,黑泽阵依旧没有抬起头,就这样看着地板问道,“你做的?”

  没头没尾,黑泽伊拓之却是一下子就明白黑泽阵在问什么,一把揉住黑泽阵的头发,半是好气半是好笑道:“我可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

  黑泽阵一手拍开黑泽伊拓之作乱的手,不再说什么,都是犯罪的事,分什么有品没品。

  黑泽伊拓之牵起了黑泽阵的手,准备离开,“小阵,组织向来低调,一般是不会做这种引起这么大骚乱的事。”这也是组织长久以来,很难被注意到的原因。

  “——”突如其来的破空声,几乎没有人反应过来,一道被切割的气流从黑泽伊拓之头侧擦过,随之而来的,是有人突然倒在地上发出的巨大闷响,鲜红的血液伴随着刺耳尖叫汩汩流出。

  “啊——!”人群再次乱作一团。

  黑泽伊拓之弯腰捂着黑泽阵的眼睛,垂落下的额发散下一片阴影。

  黑泽阵的手放在了黑泽伊拓之捂着自己眼睛的手上,张开嘴却没有发声。

  他看到了。

  流淌在雪白地板上的血,溅射在苍白墙壁上的血。

  死不瞑目的表情,惊恐不安的神态。

  明亮的灯光,晃眼的光线。

  破洞的太阳穴,割裂的咽喉。

  他听到了。

  血汩汩往外流的声音,血珠滴落砸地的声音。

  犯人桀骜的笑声,罪人轻佻的声线。

  嘈杂作一团的商场耳畔无声响起,死寂的楼梯拐角耳膜在鼓动。

  不一样的,这里是商场,那里是楼道;

  一样的,他们都死了。

  不一样的,这里人声嘈杂,那里万籁无声;

  一样的,他们都死了。

  不一样的,这人死在木仓下,那人死在匕首下;

  一样的,他们都死了。

  不一样的,这人死于他不认识之人的手,那人死在他认识之人的手;

  一样的,他们都死了。

  不一样的……

  一样的……

  为什么,为什么还会觉得害怕,为什么还会觉得恐惧,明明,明明自己已经见过血了。

  是因为,训练场流的血没那么多吗?是因为,训练场上流血的人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吗?是因为,训练场上自己没有亲眼见到死人吗?还是因为,想到了那是自己的未来……

  “小阵,别怕。”熟悉的声音。

  “我在。”轻柔的声音。

  多可笑,曾经那声音让自己感到恐惧,如今,这声音却让自己感到安心。

  多可笑,现场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没有发现,这里不止一个凶手,过去的凶手,现在的凶手,还有,未来的凶手。

  “……放开。”黑泽阵颤声道。

  黑泽伊拓之依旧捂着黑泽阵的眼睛。

  “我,没事。”黑泽阵勉强牵起嘴角。

  黑泽伊拓之捂着黑泽阵的眼睛,将黑泽阵揽进怀中,下巴抵着黑泽阵的头顶,轻拍黑泽阵的后背。

  “……”黑泽阵没有哭,他死死咬住下唇,竭力将眼泪憋在眼眶中。

  他不能哭,他没有哭的资格,害人者不能为被害者哭,鳄鱼流下的眼泪只叫人恶心。

  后面发生的事黑泽阵其实已经不清楚了,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进不入脑。

  由于现场死了人,商场彻底混作一团,黑泽伊拓之抱起黑泽阵用身体护住黑泽阵离开商场。

  回到家后,黑泽阵魂不附体地回到自己房间,“砰”一声关上门。

  黑泽阵如被操纵的木偶般走到电脑前,动作机械地打开电脑,鼠标点击此时还不太成熟的网络界面,一段视频跳出来。

  因为黑泽阵的兴趣除了看书便是电脑,所以黑泽伊拓之在某一天面不改色地给他买了台电脑,哪怕此时还是电脑价格十分美丽的时代。

  黑泽阵麻木地看着电脑里阴暗、血腥的画面,残忍的手法、溅射的猩红,黑泽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看,最可怕的是,这些画面引不起自己心底一丝涟漪,是因为知道是假的吗?

  不,答案是什么其实很清楚了不是吗。

  只是心底不愿承认而已。

  怎么能承认呢,因为一旦承认,自己就再也回去了,就彻底堕化成恶魔在地狱中癫狂。

  黑泽阵的手不知何时攀上了脸,指甲抓起了一道道红印。

  不是。

  没有。

  走开。

  滚——

  我才不会这么想,我怎么可能会怎么想,我是人啊!

  我怎么会觉得,他们下手不够利落呢,怎么可以认为,是自己的话就能做得更好呢……

  我是人。

  我是活生生的人。

  我是血液温热流淌的人。

  …………

  头埋在臂弯中,头顶冰冷的声音还在无情地述所着什么,冷血的bgm在残酷地配合节奏。

  承认吧!

  你的血已经冷了。

  接受吧!

  你已变身魔鬼。

  面对吧!

  你视人生命为死物。

  为什么要否认?为什么要恐惧?

  因为在商场里看见那人的倒下,第一反应是歹徒下手不够利落?如果是自己的话可以做得更好?

  为什么要不安?

  因为发现自己确实受到了组织潜移默化的影响,会再不将他人视作同类?

  黑泽阵痛苦地抱着头,拼命驱赶脑海里的声音。

  是啊,必须否认,必须恐惧,必须不安。

  因为我是人啊。

  我是活生生的人。

  我是血液温热流淌的人。

  门外,黑泽伊拓之守着门口,手举着作敲门状,几次尝试敲下最终还是放下。

  小阵在苦恨什么,他其实是知道的,但他无法安慰,因为这是事实。

  今后黑泽阵的手将作镰刀收割一条又一条的鲜活的生命,不是简单的1、2、3……数字,而是真实地杀死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摧毁一个又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将作被烈火焚烧的罪人,受人唾弃;他将作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恶魔,遭受谴责。

  他将成罪,他将受罚。

  他将,不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