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1章 第十一章 关系缓和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自上药一事后,黑泽阵与黑泽伊拓之之间的关系逐渐缓和,但两人终究回不到以前。

  大概是得知黑泽阵被欺负后,黑泽伊拓之相对之前更为频繁地去训练场。

  不过黑泽伊拓之并没有让黑泽阵知道,他都是躲在监控室里通过摄像头偷看,又或者询问他人黑泽阵的一些表现。

  黑泽阵只能感觉到,似乎有人在偷窥他。

  在又一次感觉到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时,黑泽阵假装与平常一样,然后猛地转头,背后空无一人。

  黑泽阵不信是自己错觉,眼睛转动不动神色扫视周围一圈,确实无人。

  黑泽阵瞥向天花板的摄像头,心中了然,自然地回过身离开。

  他最近表现有异常吗,怎么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黑泽阵皱眉,他细想回想最近的训练表现,与往常一样,不平庸,也不算太突出,处于中上与上之间,这样的表现照理来说是不会引起人注意的,难不成被人看出他是装的了?

  摄像头后,黑泽伊拓之虚托着脸,眼睛盯着屏幕上的画面,黑泽阵离去的背影。

  小阵果然很敏锐。

  黑泽伊拓之另一只手拿着黑泽阵训练表现单,上面的数据中规中矩,很平稳,偶尔一两个数据峰值也看着像是一时状态好的表现。

  黑泽伊拓之放下纸张,轻笑了一声。

  不过,还是太嫩了。

  这些数据一般人看确实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在他这种人眼中,问题却是一目了然。

  数据太过稳定了,就像一条水平线,偶尔的波动也只是水面涟漪,没有人能做到如此,除非这是在游刃有余的情况下才能故作如此。

  天才、早熟、敏锐、理智、控制力……

  黑泽伊拓之一一列出黑泽阵身上的标签,以第三者身份审视拥有这些标签的人,在心底勾勒重新勾勒这种人的形象,并给予评判。

  抽离掉个人感情,黑泽阵在黑泽伊拓之眼中就是个危险之人,虽现在还小,却也因为现在还小,可以想象,未来的黑泽阵有多么可怕。

  天才,孤独;

  早熟,;

  敏锐,怀疑;

  理智,冷情;

  控制力,能明确目标,并为之克制自己,甚至伤害自己;

  …………

  是个好苗子,如果能好好引导……

  黑泽伊拓之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不,太疯狂了。

  黑泽伊拓之坐正身体,双手交握撑着下巴,唇角抿直,眼中倒映着屏幕中的一幕幕画面。

  黑泽伊拓之心中一直有一个想法,自收养黑泽阵后,但那时他还未清晰这个想法,直到那日才明了,但在清楚认识到自己最真实想法的那一瞬间,黑泽伊拓之便将想法强行压下。

  无他,那是属于疯子的“奇思妙想”。

  然即便压下了,那想法还是时不时浮现在黑泽伊拓之的脑海之中。

  黑泽阵回到家时,便看见黑泽伊拓之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书,双眼看向前方电视。

  黑泽阵瞧了一眼,便判断出黑泽伊拓之在走神了。

  原因很简单,黑泽伊拓之的书拿反了,电视里正播放着广告。

  对于黑泽伊拓之在游神思考什么,黑泽阵没兴趣,目不斜视地从客厅经过准备上楼,不想脚步声拉回了黑泽伊拓之的注意。

  黑泽伊拓之不着调道:“小阵,去游乐场吗?”

  黑泽阵疑惑地看向黑泽伊拓之。

  “我突然想起,好像我还没带小阵去过游乐场呢。”黑泽伊拓之合起书,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书拿反了,表情不变的自然地转正书放到茶几上。

  黑泽阵回想了下,好像是的,不过那又如何,他已经过了对游乐园感兴趣的年龄,而且他现在很累,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黑泽伊拓之语气盎然道:“我听说父子一起去游乐园有利于培养感情。”

  黑泽阵意味不明地发出一声鼻音,也不知是单纯的回应黑泽伊拓之,还是嘲讽黑泽伊拓之,也可能两者皆有。

  黑泽伊拓之走到黑泽阵身边,拉起黑泽阵的手朝大门走去,不出意外地遭到了黑泽阵的抗拒。

  “我很累。”黑泽阵挣脱黑泽伊拓之的手道。

  黑泽伊拓之:“正好劳逸结合,小阵训练很累,那就去游乐园放松吧。”

  黑泽阵:“对我来说,睡觉才是放松。”

  黑泽伊拓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那叫休息不叫放松,放松是指对精神的休息,去游乐园痛痛快快的玩上一场那才是放松。”

  黑泽阵翻了个白眼,“睡觉就是放松,睡觉时什么都不想,不就是对精神的休息吗。”

  黑泽伊拓之:“歪理。”

  黑泽阵:“你说的也是歪理。”

  “……”黑泽伊拓之面露微许苦恼之情,眼中是担忧,“小阵,你需要发泄。”痛痛快快地发泄一场,发泄出心中对他、对训练的难过、不满和压力。

  “我需要的是休息。”黑泽阵语气坚决。

  黑泽伊拓之久违的感到了无力之感,很是无奈道:“那我想去游乐园,小阵陪我好吗?”

  “想去就去,想要人陪打个电话多的是。”黑泽阵是真的不明白黑泽伊拓之为什么那么想要他去游乐园,他现在只想睡觉,睡上一觉,什么都不想,不用想汗水,不用想眼泪,不用想鲜血,不用想未来……

  日复一日的训练,日复一日的悲惨,日复一日的绝望,黑泽阵此时的神经已经崩得太紧了,随时都有可能断掉,睡觉对他来说就成了一种松缓神经的方式,特别是一觉无梦。

  “可是我想跟熟悉的人在一起啊,”黑泽伊拓之看着黑泽阵,“与不熟悉的人在一起我又得打起精神来应付,这根本起不到放松的作用。”

  “那就去找绝叔叔。”

  绝,就是那日黑泽伊拓之收养黑泽阵时跟在黑泽伊拓之身后的那个助手,也是组织的人。

  黑泽阵见过几次绝,生活中、组织里都有见过,难说绝是黑泽伊拓之的搭档还是下属,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黑泽伊拓之很喜欢整绝。

  一提到绝,黑泽伊拓之立刻变得冷淡起来,“他啊,工作没做完。”也不知是指公司里的工作,还是组织里的工作。

  黑泽伊拓之在黑泽阵面前总是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行随意散漫,有时还戏精附体,给人个不正经却好相处的感觉。

  就是这样一个情绪外露好懂的人,黑泽阵却总觉得黑泽伊拓之情绪难以捉摸,他表现出来的情绪不过是他想让你看到的情绪。

  在黑泽阵心中,幽暗楼梯拐角的那个用调笑口吻诉说无情之事的冰冷的的黑泽伊拓之,才是最真实的黑泽伊拓之。

  也因此,黑泽阵觉得黑泽伊拓之在说绝时流露出的冷淡情绪,才是他废话了那么多句中唯一真实的情绪。

  “那可不行,在其位尽其责。”黑泽伊拓之摇了摇食指,表示对黑泽阵建议的否决。

  “你就一定非要我去不可吗?!”黑泽阵恼了。

  “嗯,你看多好的天气,”黑泽伊拓之指向落地窗外晴朗的天空,“小孩子不能总是缩在家,这么好的天气就应该出去玩玩,这样才能健康成长。”

  “好天气?”黑泽阵一手撑着下巴,瞥了眼车窗外绵绵细雨,冷笑一声。

  “当时确实是好天气。”开着车的黑泽伊拓之假装没听出黑泽阵在阴阳怪气。

  黑泽阵打了个哈欠,道:“回去吧。”

  “回家睡觉?在车上你还没睡够吗?”因为是周六,

  “就像钱一样,觉总不嫌多。”

  “这可不行啊小阵,你以后可能是要连续几天工作不睡觉的。”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说着说着,黑泽阵说话的声音变轻了。

  见黑泽阵似乎又睡着了,黑泽伊拓之不再说话,将车载电台声音调小,一时间只有窗外淅淅沥沥的落雨声清晰可闻。

  “小阵,小阵,小阵……”黑泽伊拓之伸出一只手轻推副驾驶座上的黑泽阵。

  “嗯,怎么了?”黑泽阵睡眼惺忪。

  “你饿了吗,要不要去商场的餐厅吃饭?”

  “随便。”

  “那就去吧。”黑泽伊拓之打转方向盘,将车辆右转驶向不远处的一座大商场。

  大概是车上小憩过,加上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逛商场时黑泽阵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到和平常一样,不过因为没兴趣,黑泽阵依旧还是作出了一副困倦没睡醒的模样。

  说是只是来商场吃个午饭,但在经过一些有意思的店铺时,黑泽伊拓之还是走了进去买上些东西,也不是什么大玩意,就是一些精致小物品,多多少少带些搞怪元素。

  一开始黑泽阵不明白黑泽伊拓之买这些东西干嘛,直到黑泽伊拓之将一款猫爪形状的耳罩戴在黑泽阵头上时,黑泽阵才知道,黑泽伊拓之恶趣味又犯了。

  “戴上这个小阵的耳朵就不会被冻疼了。”黑泽伊拓之如是道。

  黑泽阵一把摘下耳罩扔给黑泽伊拓之,“哈,我看你就是单纯恶趣味,不然普通的耳罩不买买这种干嘛。”

  黑泽伊拓之接住耳罩又将它戴回黑泽阵头上,“还不是因为小阵平时太不可爱了,一点都不像小孩,戴上这个小阵就可以做回小孩了。”

  “……我已经做不了小孩了。”黑泽阵手放在耳罩上想摘下,却被黑泽伊拓之按住。

  “在我面前,小阵就是可爱的小孩。”黑泽伊拓之捋顺黑泽阵因脱戴耳罩产生些许凌乱的头发,“当然,前提是小阵要乖乖听话才行。”

  黑泽阵受不了地拍开黑泽伊拓之的手,“商场里热。”

  “好吧。”黑泽伊拓之遗憾地将耳罩收回装袋中。

  就当黑泽阵以为黑泽伊拓之要结束闹腾可以好好找餐馆吃饭时,黑泽伊拓之突然将黑泽阵拉向一边。

  “小阵那边有个抓娃娃机,爸爸给你抓个大娃娃。”

  黑泽阵:#

  黑泽阵:这到底谁才是小孩啊!

  黑泽伊拓之停下脚步,黑泽阵不解地看向黑泽伊拓之。

  “小阵,我还是希望你……至少,拥有过属于孩子应有的快乐,哪怕只有一点。”黑泽伊拓之轻声道,若不是黑泽阵接受过训练,怕是听不清黑泽伊拓之这句话。

  黑泽阵:“……”

  黑泽伊拓之一笑,“小阵不喜欢娃娃,那我们去照相好不好?”

  “?”黑泽阵不明白怎么突然转到照相上了,顺着黑泽伊拓之的目光看向不远处,那里有一台花里胡哨的机器。

  黑泽阵回想起久远的记忆,那似乎是台大头贴机器?

  “说起来我还没和小阵照过父子照呢,正好。”

  黑泽阵不由地看了眼黑泽伊拓之,他们这种人,留下照片真的好吗。

  黑泽伊拓之拉着黑泽阵进入大头贴照相机器中,黑泽阵兴致勃勃地对着机器研究了起来,黑泽阵则是兴致缺缺地打起了个呵欠。

  忽然,黑泽伊拓之将黑泽阵抱高到机器的操作界面,对黑泽阵兴奋道:“小阵你看这里有好多可爱的图案,小阵喜欢哪个?待会儿我们照的时候就用哪个吧。”

  黑泽阵对这种过假的照片贴饰完全提不起半点兴趣,照出来的照片违和感太强,后世懂些ps技术的人都不会p那么假,“随便吧。”

  “小阵你确定随便?”黑泽伊拓之的语气一听就是恶趣味上来了,如果黑泽阵真说随便,搞不好黑泽阵就会得到一个自己“随便过头”的形象。

  “……”黑泽阵上手点了操作界面几下,随便折腾出一些还算正常的贴饰。“这样行了吧。”

  “小阵,你不觉得画面还是太空荡了吗?而且,这太普通了。”

  “不。”黑泽阵拦住了黑泽伊拓之还想往上添加贴饰的手,“说明这是经典。”

  “行吧,听小阵的。”黑泽伊拓之略带遗憾道,按下了照相的按钮。

  相机是延时相机,照相上提示10秒后才真正按下快门,相当于给照相者一个摆pose时间。

  这个时候的照相poss还没被玩出那么多新意,多是剪刀手之类,黑泽伊拓之一手抱着黑泽阵,一手摆出“v”字形摆在黑泽阵头上假装耳朵。

  黑泽阵面无表情被抱着,似乎被谁欠了几百万。

  “小阵,拍照时要笑一笑。”黑泽伊拓之摆“v”的手移到黑泽阵嘴角两边,将黑泽阵的嘴角往上戳,强行让黑泽阵笑了。

  被勉强笑起来的黑泽阵翻了个白眼,头往后仰打算躲开黑泽伊拓之的手指,恰好相机倒计时结束,快门在这时被拍下。

  机器发出几声机器特有的声音,然后“嘀——”,一张照片从出照口出来。

  黑泽伊拓之取出照片,照片里,黑泽阵被黑泽伊拓之粗糙的手指顶出了牵强的笑容,黑泽阵眼瞳往上翻露出大部分眼白,黑泽伊拓之因为被黑泽阵的头顶了不自觉避开一些,只被照到了半个头。小巧可爱的森林蘑菇作相框将两人框了起来,有只啃萝卜的大板牙白兔恰好站在黑泽阵头上。

  不得不说,照片很丑,但看久了,还是觉得有些搞怪可爱,丑萌丑萌的。

  黑泽伊拓之看着照片无,眼珠转向一侧看着黑泽阵,难说黑泽伊拓之此时是不满还是鄙夷又或者其它。

  黑泽阵故作平淡,黑泽伊拓之戳了戳黑泽阵的脸颊,几下后黑泽阵实在憋不住“噗”出声,随后一串清脆的笑声响起。

  听着黑泽阵明显带着欢乐情绪的笑声,黑泽伊拓之捏了下黑泽阵脸颊,唇角不自觉扬起,无奈道:“你啊……”

  “要再照一张吗?”

  “不了,这张挺有趣的。”黑泽阵夺过黑泽伊拓之手中的照片收好,“我饿了,去吃饭,吃饭!”跳下黑泽伊拓之的怀抱两三步跑出了机器。

  难得见到黑泽阵如此孩子气一面,黑泽伊拓之心中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心道:那张丑到眼睛的照片就留着吧,以后没准还可以借此笑几下小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