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0章 第十章 上药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黑泽阵的训练表现在一众孩童中是中上和上之间,黑泽阵不确定这样的表现是否可以,尤其是那个男人,黑泽阵总觉得他看出了什么,但他如今并不没有受到什么特殊对待,是他没发现,还是发现了没说,又或者,是有别的打算……

  很多次,黑泽阵都以为黑泽伊拓之是真的没看穿自己那拙劣的演技,但每每这个时候,黑泽伊拓之又会有一瞬表现出我什么都知道只是我有别的打算,让黑泽阵寒毛卓竖。

  黑泽阵如今依旧和黑泽伊拓之住在一起,玩着令人作恶的父子情深游戏,实际上黑泽阵并不想玩,只是黑泽伊拓之在不死心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如既往地对他好,黑泽阵只能敷衍地应付着,在内心深处嘲讽一句:虚伪。

  黑泽阵又一次带伤回家了,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正翻找出家里药箱里的药准备上药时,正巧被黑泽伊拓之撞见了。

  黑泽阵是这批被训练人中,唯一一个被收养接受训练后还能和收养人继续住在一起的,毫无意外地成了众矢之的。哪怕黑泽阵自身实力再过硬,重拳难敌四手,被群而攻之受伤也是难免的。

  训练之中,磕磕碰碰受伤也是正常,轻伤是正常,重伤也是正常,所以那些训练人也不会管,说不定还乐意见成。

  被孤立了,被针对了,黑泽阵莫名觉得很可笑,笑那些人,也是笑自己。笑他们可怜,笑自己可悲。

  黑泽阵冷漠地看了一眼黑泽伊拓之,收回眼神继续上药。

  黑泽阵这次伤得比较重,上衣脱下,解开草草包扎的绷带,血痕触目惊心。有训练时不慎留下的,也有训练不及格被惩罚的,还有被一起训练的人下黑手的,有裂开的旧伤,也有新添的。

  对于这些,黑泽阵已经习以为常了。

  沾血的绷带随意堆在脚下,熟练地拿过药品拆开绷带包装,面无表情地将药粉倒在伤口上,药粉刺激伤口传来的阵阵疼痛也只是让黑泽阵皱起眉头,换做以前的他,早已呲牙喊痛。

  黑泽伊拓之蹙眉盯着黑泽阵身上的伤,沉默地走到黑泽阵身前,从药箱中拿出药品和包扎物,准备帮黑泽阵上药包扎,不料被黑泽阵躲开了。

  “小阵。”黑泽伊拓之眸中是不悦。

  黑泽阵垂眸,“我自己可以。”黑泽伊拓之,这个给了他亲情又将他推向深渊的男人,黑泽阵对他的感情很是复杂,一方面感激,一方面又憎恨。

  黑泽伊拓之也知道黑泽阵对自己的抵触心,只好无奈地停下手中动作,关心问道:“怎么伤成这样了?”

  组织的训练内容他看过,虽然对训练强度他也颇有微词,但他在组织里的地位还不够高不能过多插手训练,只能不放心地偷看黑泽阵在训练中的适应性,在确定这些训练不会对黑泽阵造成不可逆伤害后他才不那么频繁地去偷看黑泽阵训练。

  难道是训练内容改了?强度增加了?也不对,黑泽伊拓之回想前些天他假装无意偷听那些训练人员谈到的训练情况,训练内容和强度应该还没变。

  “没什么。”黑泽阵平静道,不动声色远离黑泽伊拓之。

  黑泽阵这幅“别靠近我”的模样刺激到了黑泽伊拓之,虽然早已预料到小阵的排斥,但真见到了心脏还是会觉得钝痛。

  “让我看看你的伤吧。”黑泽伊拓之尽量放柔自己的声音,尽可能降低黑泽阵对自己的警惕防备心。

  黑泽阵:“不用。”

  见黑泽阵态度没有半点软和,黑泽伊拓之着实感到头疼,但他又不敢强硬着来,生怕将黑泽阵推得更远,只好在这较远的距离中观察黑泽阵身上的伤。

  好在黑泽伊拓之的视力很好,加上两人的距离也不是真的很远,黑泽伊拓之大致看清了黑泽阵身上的伤。

  在看清黑泽阵身上的伤时,黑泽伊拓之脸色瞬间一变,声音变得有些沉,“小阵,是不是有人欺负你?”那些伤,以他对黑泽阵训练成绩的了解,训练绝不可能造成那么严重,这里面肯定有人为的因素。

  而且,黑泽伊拓之想起之前被他忽视的一件事:黑泽阵为什么是回家处理伤而不是在训练基地的医疗室处理。因为他不常在组织据点的医疗室治疗,他险些忘了组织内部其实是有自己的医疗部的。

  黑泽阵张开嘴,最终想想,还是放弃了发声。说什么?说那些小屁孩看自己不顺眼,在某些大人的授意下,在医疗室给他下黑手?算了,自己又不是没有报复回去,而且,他确实是不想在那个地方多待,尤其是比训练处更为冰冷、死气的医疗室,睁眼看到的惨白天花板像是死亡本身,鼻前的药水味就是死亡的气息,耳边听到的哀嚎则是死亡的呼唤。

  黑泽阵一而再、再而三的执拗算是惹怒黑泽伊拓之了,就算再讨厌他,也不能作践自己的身体,“黑·泽·阵。”

  黑泽伊拓之的怒容也让黑泽阵表情有了变化,冷然一笑道:“黑泽伊拓之,做出这幅虚伪的模样,不恶心吗?”

  “啪——!”清响的掌掴声,陡然冷凝下的气氛。

  两人互相凝视对方,互不做声,场面一时僵住了。

  两人也不知僵持了多久,黑泽阵身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让黑泽阵放弃了和黑泽伊拓之大眼瞪小眼,就当黑泽阵准备收回视线时黑泽伊拓之先一步行动,一把捞过黑泽阵,引来黑泽阵的挣扎,黑泽伊拓之当即沉声道:“别动。”

  黑泽阵可不听,刚刚才怼过黑泽伊拓之,这时候被抓过去妥妥会被打。

  黑泽阵也顾不及自己身上的伤,被抓住手臂的小臂向下用力砸黑泽伊拓之的手腕,另一手捏成拳猛然向上锤向黑泽伊拓之的肘关节,以黑泽伊拓之的手腕为支点扭身踹向黑泽伊拓之的下巴。

  黑泽伊拓之没想到黑泽阵会攻击自己,手臂一震,反应过来后抬另只手臂挡住黑泽阵的脚踹,并顺势反握黑泽阵的脚腕,松开捏住黑泽阵大臂将黑泽阵丢向一旁柔软的沙发上。

  柔软且有弹性的沙发没有对黑泽阵造成二次伤害,不过痛还是有的,也算是黑泽伊拓之对黑泽阵的一个教训。

  也因为有弹性,黑泽阵没能及时稳住自身,被黑泽伊拓之借助体格优势压制在沙发上。

  “别动,我给你上药。”黑泽伊拓之也懒得和黑泽阵继续闹下去,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语气比之训练员还要严厉。

  黑泽阵不敢再乱动。

  黑泽伊拓之处理伤口的手法比黑泽阵要专业许多,见黑泽阵一些旧伤口处理得太过草率,便一边给黑泽阵处理伤口,一边讲解一个人时该如何处理这些看不见、手臂够不着的伤口。

  黑泽阵安静地趴在沙发上,头埋进臂弯间,也不知他听没听进去。

  见黑泽阵不做声,黑泽伊拓之直接将药粉倒在黑泽阵背后的伤口上,药性刺激地黑泽阵发出倒吸冷气声,一个背挺从沙发上小幅度弹了起来。

  “听见了没?”倒完药粉后,黑泽伊拓之没有再刺激黑泽阵,温柔地将药粉抹匀。

  “嗯——”拉长的鼻音,形象表达出了黑泽阵的不情愿。

  “手。”黑泽伊拓之处理完黑泽阵背部的伤口道。

  黑泽阵抽出手。

  黑泽伊拓之拆开黑泽阵大臂上的绷带,这里的伤口已经结疤了,但有脓水,显然是之前的留下没处理好的伤。

  黑泽伊拓之取来碘伏,道:“忍着点。”

  黑泽阵无声咬紧牙关,但在最疼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哼出声,手臂反射性缩回,被黑泽伊拓之及时抓住了。

  “受伤了就要好好处理,不然就得像现在这样。”黑泽伊拓之细细涂抹上药,“当然还有更严重的,伤口处理不好你这手臂废了也不是不可能。”黑泽伊拓之半是吓唬道。

  将伤口包扎好后黑泽伊拓之又去寻找其它旧伤,“其它伤呢,我检查一下。”

  黑泽阵也不知哪根筋又犯了,就这么趴着,完全不理会黑泽伊拓之。

  “小阵?”黑泽伊拓之将显眼处的伤口都检查过了,基本没什么问题,对于黑泽阵如同死猪一样躺着只是打趣道:“害羞了?”

  黑泽阵不回话。

  黑泽伊拓之:“害羞什么,大家都是男人。”

  黑泽阵继续装死。

  黑泽伊拓之:“要不改天我们一起洗澡吧?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总要坦诚相见的。”

  黑泽阵头埋在沙发中,发出捂闷的声音:“……哪有这种‘坦诚相见’的。”

  “有啊,亲人之间就有,情侣之间更是常见,小阵这么小就这么会害羞了,以后找女朋友可要怎么办呢……”黑泽伊拓之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行啦裤子你脱就是啦!”黑泽阵扭过头对黑泽伊拓之大声喊道,脸颊染上了薄红。

  黑泽伊拓之忍俊不禁:“哈哈哈哈哈!”

  黑泽阵还有些旧伤在大腿处,但因为裤腿撩不到那个位置,即便勉强撩上去也会挤压伤口,裤子只能从上往下脱。

  黑泽阵还小,穿的内裤自然是充满儿童风格的,有些幼稚的的图案也是正常,但这对心理年龄已经成年的黑泽阵来说,不暴露还好,一暴露就相当于公开处刑,虽然在黑泽伊拓之眼里他就是个小孩,谈不上处刑。

  黑泽伊拓之正想再调侃几句,发现黑泽阵的头埋得更深了,装死模样更为逼真后,轻笑了声没再说话,认认真真帮黑泽阵处理旧伤。

  时间无知无觉地流逝,曾经温馨的气氛如今似乎又回到了两人身上。

  无关组织,无关训练,无关阴谋,有的,只是一个父亲在心疼儿子。

  黑泽阵:“为什么?”

  为什么对我好?如果不对我好,我就不会为被你送进组织而感到欺骗;为什么要接我回家?如果不接我回家,我就能一直憎恨你;为什么要给我上药?如果不上药,我就不会发现我还是爱你的,父亲……

  为什么你是个坏人,却那么好……

  黑泽伊拓之一愣,“……因为,你是我儿子。”

  对不起,小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