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7章 第七章 工作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帮小孩找到家人后的黑泽阵自己也成了找家长的“走失儿童”,不过黑泽阵也没有要找多久,因为他刚转身离开,就看见了立在身后人群之中的黑泽伊拓之。

  黑泽伊拓之似乎把他帮小孩找到哥哥的一幕看见了。

  黑泽阵走到黑泽伊拓之身前,黑泽伊拓之少有的脸色低沉。

  “?”黑泽阵不明所以。

  见黑泽阵不解自己为何生气,黑泽伊拓之心中不禁感到好气又好笑,有时候小孩太早熟也不好。

  “你帮助别人是好事,但是,”黑泽伊拓之弯下腰一手按住黑泽阵的肩膀,“你是不是应该和爸爸说一下?”

  “……”糟糕,忘了自己现在不是成年人而是小孩了。

  “对不起。”黑泽阵低垂下头。

  黑泽伊拓之沉默地看着黑泽阵的头顶,长时间的不发一让黑泽阵不由心虚。

  “!”头发猛然被用力狂揉一顿,反应过来后黑泽阵立刻伸手想要阻止黑泽伊拓之作乱的手。

  “惩罚,”黑泽伊拓之道,“下不为例。”

  黑泽阵放下双手,任由黑泽伊拓之猛揉自己的头发。

  黑泽伊拓之也没揉多久,一时恼火散去后,黑泽伊拓之将黑泽阵抱起,与黑泽阵头碰头。

  “真希望……”

  黑泽伊拓之的话飘散到黑泽阵的耳边,消散在空气里。

  黑泽伊拓之似乎在难过。

  黑泽阵不知道黑泽伊拓之在难过什么,但他知道,成年人有很多不得已,而这些不得已都是不会向他人倾吐的,所以他只能抱抱黑泽伊拓之。

  登岛后,黑泽伊拓之给黑泽阵买了超大的圣代,说是黑泽阵帮助他人的奖励。

  自由女神像名不虚传,黑泽阵登上自由女神像的参观露台,遥望远处连成一片形成天际线的城市建筑群,上接苍蓝天空下连蔚蓝海水,说不清是天际线分割了本该一色的天海,还是城市融入了天海之景。

  心旷神怡。

  黑泽阵在自由女神像上玩得还挺尽兴的,除了不能登上自由女神的皇冠这点比较可惜,可谁让上皇冠这票得提前半年预定。

  自由女神像后,黑泽父子还去参观了不少博物馆,在时代广场溜达,在第五大道转转。

  傍晚时分,夜幕降临,玩累了的父子两人终于回了酒店。

  回到套房,黑泽伊拓之因为工作把自己关在了卧房中,黑泽阵为了不打扰黑泽伊拓之工作选择在客厅里看电视。

  过了好一会儿,黑泽伊拓之身着正装出了房间,黑泽阵疑惑地看向黑泽伊拓之。

  “爸爸出去工作了,你好好待在这,别乱跑,有什么需求叫客房服务。”正常的爸爸出去工作对在家儿子的叮嘱。

  “嗯。”黑泽阵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电视。

  “……”黑泽伊拓之最后没再说什么,出门了。

  看了好一会儿的电视,觉得电视节目内容过于无聊的黑泽伊拓之选择跑回房间玩电脑,不过由于此时网络技术实在过于落后,黑泽阵很快也没了兴趣。

  无所事事的黑泽阵决定去酒店餐厅找吃的,将黑泽伊拓之嘱咐的“乖乖待在房里”抛之脑后。

  在去往电梯经过安全通道时,黑泽阵忽然听到了安全通道里传来异样声响,夹杂着求救声,那声求救稍纵即逝,仿佛听着错觉。

  黑泽阵立时停下脚步推开安全通道的门,空荡荡的楼梯里传来清晰分明的声音,但凡未失聪的人都能辨清声音在何处传来。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黑泽阵迅速跑向先前发出声响的地方,在发现自己走下楼的声音也回响楼梯间时,黑泽阵一个脚蹬攀上楼梯扶手,坐着宽阔的楼梯扶手如滑滑梯一般滑下楼。

  “嗖——”黑泽阵很快滑下了一楼半。

  眼前的一幕震惊了他。

  漆黑楼梯间一盏明亮的楼梯灯照出灯底下一张惨白的脸,放大了那人惊恐的表情,鲜艳刺目的红色印上了雪白的墙壁。

  灯光之下,阴影恰好攀上了黑泽阵的小腿,仿佛一只来自地狱的手在抓着黑泽阵往下拉。

  黑泽阵紧紧抓着楼梯的扶手似乎是要将其捏碎,身体颤抖如置寒冬,咬紧的牙关发不出一丝声响,瞪大的双目满是不可思议和惊恐,面上血色以肉眼可见速度褪去。

  “哦呀~小阵,爸爸不是让你乖乖待在房间吗?”一如往常轻快带着调侃的声音,神情却是黑泽阵从未见过的冰冷。

  黑泽伊拓之站在死不瞑目之人身旁,纯白的衬衫被溅上了斑斑血红,脸颊眼角下也擦了一抹嫣红,眼底毫无感情,右手握着的匕首正一滴一滴往下坠落红珠。

  “滴答。”那血色珍珠落地的声音成了此刻楼梯间唯一的声音。

  黑泽阵滑落下扶手,他想要往后退,他想要逃跑,但他的脚完全不受控制,被无形的钉子钉在了原地。

  黑泽伊拓之朝黑泽阵走来,感受到危险的黑泽阵终于提起一丝力量软着脚往后走。

  黑泽伊拓之走一步,黑泽阵退一步。

  “小阵,过来。”毫无感情的声音,仿佛死神的问候。

  不要!

  黑泽阵的恐惧化作一双手死死地掐住黑泽阵的脖子,不让他发出半点声音。

  “小阵。”

  别过来!

  黑泽伊拓之越发走进黑泽阵,此刻,黑泽阵就是被困之兽垂死挣扎。

  “别让我再说一遍。”

  滚!

  爆发的求生欲让黑泽阵转身以百米冲刺之势冲上楼梯,这一刻,黑泽阵仿佛超人附体。

  “……”微不可闻的叹息声,融散在黑泽阵粗重的喘息声中。

  黑泽伊拓之三步并作两步,几步快跑便追上了黑泽阵,伸手一捞,黑泽阵被捞进了怀里。

  黑泽阵手推脚蹬,拼命挣扎。

  “别动。”声音冰冷如蛇信子。

  黑泽阵放弃了挣扎,他不敢确定他再挣扎下去会有什么后果,那滴血的匕首回放在眼前,此刻似乎就贴在他颈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脏跳动一次比一次强烈。

  “——!”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黑泽阵听到了有人在低声呢喃他的名字,那声音的语气,无声诉说了什么,又什么都没说。

  “从安全通道进来的吗……你可真会给我惹麻烦。”

  黑泽阵安静地躺在床上,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偶人。

  黑泽伊拓之坐在沙发手,细碎的额发在眼处投落下一片阴影,指尖夹着一根缓慢燃烧的香烟,烟气袅袅,细碎烟尘落在烟灰缸上。

  大半支香烟在空气中燃烧成灰,手指一抖,被浪费的烟身直直掉在烟灰缸中。

  空气变得稠重,压迫着人。

  黑泽伊拓之突然将又燃去了三分之一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中,发出一声滋响,那声音吵得人心烦,黑泽伊拓之拿起烟灰缸就想朝地上扔去,但一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人,黑泽伊拓之又无声放下烟灰缸。

  黑泽伊拓之弯下腰,双手撑着额头,手臂自然的挡住了脸。

  “嗯。”一道细微的口申口今声,将埋脸的黑泽伊拓之挖出。

  刚从昏迷中清醒的黑泽阵仍带些许迷茫,但昏迷前那令人恐惧的一幕很快在脑海中闪过时,黑泽阵瞬间清醒,猛地坐起身,看见黑泽伊拓之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坐在床尾沙发上,快速朝后退直至撞到床头时才停下。

  黑泽伊拓之在黑泽阵呼吸变化的那一刻便调整了坐姿,自然地坐在沙发上背靠椅背,翘着二郎腿,一手放在膝盖上,另一夹烟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那快燃烧完的香烟。

  “噢呀,醒啦,”黑泽伊拓之嘴角微弯,眼睛半眯起,“渴的话床头有水。”

  黑泽阵没有说话,警惕地盯着黑泽伊拓之。

  “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的。”

  黑泽阵依旧不发一,甚至表情连一丝变化都没有,只是到底稚嫩,眼神的变化透露了些内心的变化。

  “我劝你也别想逃跑,”黑泽伊拓之完全睁开了眼,眼底深不可测,“不管逃多少次,你都会被抓回来。”

  黑泽阵嘴角抿起,藏在身侧的手紧紧捏起。

  “虽然现在不会杀了你,但如果逃跑的话……”黑泽伊拓之周身气息陡然一变,变得阴冷低沉,空气仿佛都凝稠了,黑泽阵身上毛发猛然炸起,甚至忘了呼吸。

  “生·不·如·死。”黑泽伊拓之气势一收,笑眯眯道:“小阵不想尝试吧。”

  压迫着黑泽阵的无形巨石消失,黑泽阵张开口如缺水鱼儿大口喘气,一滴冷汗顺着鬓发流下,滴在枕头上滴开了一个圈。

  “为什么,呼~收养,我……”黑泽阵渐渐喘匀气。

  “……”黑泽伊拓之默了一会儿,才道,“组织的要求。”

  黑泽阵:“组织?”

  “一个,”黑泽伊拓之思索了一会儿,“一群臭味相投的人为了某个目的而聚在一起的团体。”

  黑帮吗……黑泽阵想道。

  “那组织,为什么收养我?”黑泽阵地垂下眼帘,被一个势力收养和被一个恶人收养是有很大不同的。

  “不知道,”黑泽伊拓之语带苦恼,“组织指名要你,应该是做了某些调查。”

  指名道姓……黑泽阵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安感,那种不安不同于亲眼目睹他将视之为父亲的人杀了人的场面因恐惧而产生的不安,那是种预感自己将面临飓风而产生的不安。

  黑泽伊拓之将烟按灭在烟灰缸中,朝门口走去,“睡吧,别想太多。”语气轻柔仿佛一切不曾发生。

  关灯,关门,房间归入黑暗,窗外“呼——呼——”风声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