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6章 第六章 纽约之旅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距离上次黑泽伊拓之带黑泽阵去看心理医生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季节也入冬了。

  这一个月里,黑泽阵没有特意询问心理医生的事,黑泽伊拓之也没有做出奇怪的举动。

  要说真有奇怪的地方,就是黑泽伊拓之频繁接到一个电话。

  一般而,身为社长,总是接到电话也不奇怪,但黑泽阵有意观察了下,黑泽伊拓之频繁接电话很多时候都是同一个电话。

  每当接到那个特别的电话时,黑泽伊拓之就像变了一个人,没说性情大变,而是,气质变了,变得有些危险,语间小心谨慎,不过每每黑泽阵“恰好”经过黑泽伊拓之面前,在他视线范围内时,就会装作与平时无异。

  黑泽阵试探地问了一句,黑泽伊拓之照常敷衍过去,但黑泽阵没有错过黑泽伊拓之那一瞬变化的仓促怪异表情。

  这不是他能问的。作出判断后黑泽阵假装没看到黑泽伊拓之在接那个奇怪的电话。

  一天,正和黑泽阵挤在一个沙发上看电视的黑泽伊拓之忽然开口道:“小阵,你想看真的自由女神像吗?”

  黑泽阵和黑泽伊拓之看的电视正放着自由女神像的画面。

  “啊?”黑泽阵发出疑惑。

  “爸爸准备去美国出差,想带上你,去吗?”

  “要工作的话带上我不方便吧?”

  “没事,去好几天,工作也就一天,其它时间正好可以玩。而且,丢下你一个人在日本我不放心。”

  与其说黑泽伊拓之是来询问黑泽阵是否去美国,倒不如说他在通知黑泽阵要去美国,只不过他的语气让人真的觉得是在询问商量。

  美国纽约,时间600am。

  此时天色未亮,机场依旧灯火通明。

  黑泽伊拓之下飞机时,一手抱着睡着的黑泽阵,一手托着行李箱。

  许是灯光太亮,黑泽阵揉着眼睛半醒道:“到了?”

  “刚下飞机,继续睡吧。”黑泽伊拓之轻声哄道。

  “嗯。”黑泽阵埋头进黑泽伊拓之的肩窝,不一会儿便传出轻缓规律的呼吸声。

  黑泽伊拓之抱着黑泽阵乘专车来到高档酒店,进房后,黑泽伊拓之思索再三,决定不叫醒黑泽阵,自己洗个澡后便躺床上和黑泽阵一起睡觉倒时差。

  这一觉便睡到了九点,不过由于倒时差,两人并没有出去玩,黑泽伊拓之主要还是在酒店处理些前期工作,黑泽阵则是看电视,或者看书,在发现房内有电脑后又开始鼓弄电脑,不过因为电脑黑泽伊拓之也需要用,而且还是处理工作用,黑泽阵主要还是看书。

  等到第二天,黑泽伊拓之才带黑泽阵出去玩。

  纽约是世界经济中心,尤其是此时美国世界霸主地位不可动摇时期,其繁华程度可想而知。

  黑泽伊拓之带着黑泽阵经过布鲁克林大桥,此时日光正盛,虽欣赏不到布鲁克林大桥上看万家灯火的美景,但白日里的滨水全景也算别有风趣,而且此处也能看见自由女神像。

  “果然,这里还是晚上比较好看。”黑泽伊拓之思索道。

  黑泽阵歪头,“会吗,那今晚来看?”

  黑泽伊拓之揉一把黑泽阵的头发引来黑泽阵的不满,但他丝毫不在意还以此为乐,“算了,今天已经来过了,再特意跑一趟就无趣了,下次吧。”

  黑泽阵毫不客气地拍开黑泽伊拓之作怪的手,“那么喜欢玩头发,玩你自己的。”

  “我的头发哪里有小阵的头发好。”知道再逗下去黑泽阵就会翻脸,黑泽伊拓之遗憾地收回手。

  一般的小孩生气无非大吵大闹,如果小阵也是这样就好了,这样还挺好玩的可以再逗几下,可惜小阵生气从来都是一副冷漠的模样,眼神要么是冷厉有么就是鄙夷,令人觉得自己被嘲讽幼稚了。就算是他,有时候面对小阵,也会有一瞬升起一种难的感觉。

  景色看够了,黑泽伊拓之这才带着黑泽阵前往观览自由女神像。

  自由女神像坐落在一座岛上,需要乘船登岛才能近距离观看自由女神像。

  大概是觉得人多热闹,而且热闹的环境没准能让黑泽阵开朗些,黑泽伊拓之没有选择包船,而是和民众一起乘船登岛,不过刚上船黑泽伊拓之便有些后悔了。

  虽然此时天气已经寒冷,但船上的人依旧很多。

  黑泽阵抓着船栏杆看海上景色,黑泽伊拓之则站在黑泽阵身后。

  人流窜动,黑泽伊拓之不知不觉被往后挤了,不过站在他此刻的位置上依旧能看到黑泽阵,加上自觉黑泽阵早熟不用他操心太多,所以没将自己被挤离黑泽阵身边这一事当一会儿事。

  但黑泽阵不知道,但他回过头发现不见黑泽伊拓之身影时有些急了,冷静地东张西望,寻找重重身影中那熟悉的一抹。

  不过熟悉的身影没找到,反倒看到了个慌张的小孩。

  小孩不过两三岁的模样,此刻正不停地张望四周,同时一边推拒着他人,表情将哭未哭。

  走散了?

  黑泽阵挤到小孩前,用日语问道:“和爸爸妈妈走散了?”

  小孩长相偏亚洲人,感觉像是日本人。

  小孩愣愣地看着黑泽阵,眼底藏着一丝害怕。

  见小孩没有反应,黑泽阵又转换成汉语询问,依旧没有反应,于是再换成英语询问,小孩这才点点头,还补充了一句:还有哥哥。

  黑泽阵怕小孩又被挤散,牵起小孩的手,一边用身体护着小孩防止他被接踵的成人不小心撞倒,一边用英语询问小孩的爸爸妈妈哥哥长什么样、自己在哪里和爸爸妈妈哥哥走散的之类。

  小孩牢牢地抓住黑泽阵的手,显然是怕又见不到认识的人,虽然黑泽阵与他并不相识,但黑泽阵的出手帮助让慌张之中的小孩感到了安全,从内心认为黑泽阵是“自己人”。

  对于黑泽阵的问题,小孩的表现得有些呆愣,有些问题能回答出,有些却说不出口,还有些只能说答非所问。

  黑泽阵感到有些头疼,想着要不将小孩交给船上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帮忙吧,小孩敏锐地察觉到黑泽阵似乎要“丢弃”他,立刻急了,词一个一个地往外崩,期间夹杂着日语词汇,名副其实“英日双语”,说着说着眼泪就真的流下来了,似乎准备放声嚎啕。

  黑泽阵直接懵了,他无措地尝试安抚小孩,反复告诉小孩他会帮忙找爸爸妈妈的,还用黑泽伊拓之不时对他的一些举动让小孩情绪缓下。

  最终小孩虽然依旧抽抽涕涕,但到底没有放声嚎哭。

  黑泽阵明显松下一口气,这时他也明白小孩混乱的语是怎么回事了。

  小孩要么出生在移民美国的日本家庭,要么父母一方是英语使用国之人一方是日本人自身是混血儿,由于还太过年幼对语体系的掌握还很生疏,尤其是生活在使用两种语体系中,难免混乱。

  如此情况下,黑泽阵只能问最简单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英日语各说一边,怕小孩还不懂,又简化成“你”“名字”这两个词。

  黑泽阵想,这么小的小孩走丢,家长肯定很急,会一边叫着小孩的名字一边寻找,他只要知道小孩的名字,再认真听谁在找寻这个名字的人,很大成功率能找到。

  “秀吉。”小孩眨了下眼,稚嫩童音咿呀道。

  “秀吉?”黑泽阵重复了一边小孩的名字。

  小孩点头,“秀吉。”

  “走吧,带你找爸爸妈妈。”黑泽阵带着小孩一边在人群中钻来钻去,一边听着谁喊了“秀吉”这个名字,但奈何游船上人声嘈杂,过了一定距离声音便被弱化,所以哪怕有人大声喊出秀吉的名字,黑泽阵也不甚听得清。

  此刻,正在好人做好事的黑泽阵显然忘了一件事,他也是“走失儿童”。

  转个身儿子就不见了,黑泽伊拓之:……

  “果然,还是小孩啊。”好奇、爱玩什么的。

  “不过,这样也好。”终于像个孩子了。

  黑泽伊拓之露出无奈神情。

  虽然理智告诉他黑泽阵早熟早慧哪怕一时分散也能自己找到正确的求助方法,但情感上还是不放心会不由担心是否遇上了坏人有危险。

  哪怕明知一切都是自己瞎想,但依旧控制不住大脑,甚至会因为这些胡思乱想而心生急躁。

  哪怕面上万分冷静,黑泽伊拓之寻人的举动间仍带上了一丝慌忙仓促。

  对于这一切,黑泽阵并不知情。

  黑泽阵在嘈杂人声中疑似听到了“秀吉”发音的声音,于是便拉着小孩循着声音走去。

  声音越发接近,脚步越发急促,身后的小孩明显跟不上了,加上一次又一次的撞到大人,小孩的眼泪不自觉溢出。

  “!”小孩突然被人强有力抓住,与黑泽阵握着的手因汗水被这骤然一拉而滑脱出,手蓦然抓空的黑泽阵立刻回过头,发现小孩似乎是被人抓住了。

  因为人影的遮挡,黑泽阵没能看到抓住小孩的是谁,生怕船上有趁机作乱的人贩子黑泽阵立马有回身上前抓住小孩的手,不过受汗液影响,黑泽阵不得不用上了另一只手,抓住小孩的手腕。

  两方施反向力,被拉扯在中间的小孩明显被抓疼了,眼泪彻底不受控制涌出。

  “letgoofmybrother!(放开我弟弟!)”稚嫩童音在对面响起,黑泽阵一愣手不自觉收回力,骤然消失的一方力让小孩被拉到对面且重重撞倒了对面那人,发出一声让人听了都疼的倒地声。

  “哥哥?”此时,小孩正坐在另一个比他稍大些的孩子身上,那孩子看上去与黑泽阵年龄差不多。

  被压在地上的孩子表情痛苦,“秀吉,你先起来。”

  小孩从孩子身上爬下,恰好黑泽阵走到了孩子身前,伸出手想要拉孩子起来。

  孩子握上了黑泽阵的手,一手揉着后脑勺一手借力站起。

  “你就是秀吉的哥哥?”黑泽阵问道。

  “嗯,”孩子看向黑泽阵,眼里带有警惕,“你是谁?”

  见孩子站稳后黑泽阵放开了手,“看好你弟弟……你也是,让你爸爸妈妈看好你们兄弟两人,别再走散了。”说完,黑泽阵转身离开。

  接下来该他找父亲了,啧。

  “奇怪的人,”孩子皱起眉头表情困惑,“秀吉,他是谁?”

  又是一番英日夹杂的话,大意就是帮他找爸爸妈妈还有哥哥的好人,“好人”这个词小孩不太会说还是孩子在理解他的话帮他补充的。“我应该谢谢他,但他走得也太快了吧。”

  “秀一!”一位美丽的女士步履匆匆朝两兄弟跑来。

  “妈妈,这!”孩子挥手,“我找到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