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3章 第三章 购物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为了给黑泽阵买生活用品和个人物品,黑泽伊拓之带着黑泽阵来到市里最大的百货楼。

  泡沫经济,泡沫已灭,幻梦不存,但昔日美丽却依稀可见。百货大楼里商品琳琅满目,看者眼花缭乱。

  黑泽伊拓之牵着黑泽阵的手,通过询问平日常买的服装专店柜姐这才找到品牌童装专卖店。

  进入店后,柜姐上前询问需要什么帮助,黑泽伊拓之松开黑泽阵的手道:“挑吧,你喜欢哪件就挑哪件。”

  黑泽伊拓之没带过小孩,跟别说是带小孩买衣服,对于该如何给小孩买衣服他一窍不通。好在这是品牌童装,柜姐会提供帮助,审美适用可兼得,但思来想去,黑泽伊拓之还是决定想让黑泽阵按自己的喜好选衣服,一来可以让黑泽阵更开心些,就算丑到时候丑的也不是自己不丢脸,二来他也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摸出黑泽阵的一些喜好。

  黑泽阵,虽然只接触了不过一天,但还是能感觉出这个孩子太成熟了,这么小的年纪成熟得让人心疼,有时恍惚间他甚至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小孩而是大人。

  在来时黑泽阵已经和黑泽伊拓之说过,他有衣服,但黑泽伊拓之说还是太少,黑泽阵向来是衣服够穿就行,但他也曾做过富家少爷,对一些富豪家长的想法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些,也就没再拒绝。

  黑泽阵径直走到颜色素纯的衣服前,他不喜欢颜色过于鲜艳明丽的衣服,同时基于对自身衣着审美的自知之明,衣服款式越简单越好。

  黑泽阵选好衣服后去更衣室里换了衣服出来,黑泽伊拓之瞧见黑泽阵这一身过于“简单朴素”的衣服不由眉头皱起,“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模样,装什么大人。”

  一旁的柜姐暗中赞同。

  小孩很好看,罕见的银灰色碎短发贴服颈间,墨绿色眼眸通透清澈,水润的浅粉色嘴唇抿起,白皙的皮肤平添几分弱气文静,表情冷淡,好在微肉脸颊柔和了五官神情,使得小孩看起来不觉肃冷而觉反差萌,不过此时的人还不知“反差萌”具体为何,只知道,黑泽阵虽没什么表情却意外可爱。

  而黑泽阵此时过于素淡的衣着却将这种可爱弱了几分,似有似无的违和感浮上心头。

  “没装大人。”本来就是,黑泽阵暗道,又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小孩的衣服再简素也不如大人的衣服简素,哪怕颜色再浅淡,也还是会有些可爱的卡通图案,黑泽阵的上衣就印有一个几笔勾画的简笔小猫。

  “是是,小阵没装大人,”黑泽伊拓之敷衍道,“小姐,帮我儿子搭几件可爱的衣服,要活泼些。”

  “好的先生。”柜姐微笑着朝黑泽阵一步步走去,眼中诡异之光一闪而过。

  黑泽阵无端觉得,向自己走来的不是漂亮的柜姐,而是披着美人皮的魔鬼,不由往后退一步。

  接下来的时间,黑泽阵变身成衣架子,任由柜姐在自己身上打扮来打扮去,自己仿佛某游戏主人公,好在柜姐和黑泽伊拓之审美都在,没有出现某游戏系统那诡异审美的产物。

  换了数套衣服,但最终只挑出一两套衣服,结账时由于黑泽伊拓之说还要再去几家童装店,黑泽阵立即用死鱼眼看向黑泽伊拓之,眼中明晃晃嫌弃与质疑,质疑什么就不好说了,反正就是不想再当衣架子了。

  黑泽伊拓之随即哈哈一笑,让柜姐将那些试过的衣服包括黑泽阵自己选的衣服都打包起来,黑泽阵觉得他好像被套路了,虽然说不清是被套路了什么。

  买好的衣服自然不是黑泽伊拓之提,更不会是黑泽阵提,那个倒霉的提包苦力是之前黑泽伊拓之收养黑泽阵时跟在黑泽伊拓之身后的那个助手。

  “社长……”助手一脸苦哈哈的表情。正好好地加班,突然接到社长电话还以为可以不用加班了,谁知竟然是让他跑来商场当苦力,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坐办公室呢,至少没人监督可以摸鱼。

  黑泽伊拓之轻咳一声,眼神游移,“那个,辛苦你了哈哈,之前那份报告不急,后天再给我也行。”

  助手表情并没有好转,但也没再出声抱怨。

  黑泽阵暗中投以同情目光,这就是“日本社畜”吗,他以后一定不要当这样的社畜。

  黑泽伊拓之带着黑泽阵又去逛了其它柜台,给黑泽阵买了许许多多的个人物品,有急需的,也有非急需的;有必须的,也有非必须的。这让黑泽阵不禁怀疑,买这么多东西很可能只是黑泽伊拓之在找理由整他的助手。

  也不知逛了多久,孩童身体的黑泽阵渐渐开始撑不住了,脚步比之前迟缓了不少。

  黑泽伊拓之停下脚步关心道:“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买点吃的?”

  黑泽阵点头,三人转道方向找了家较出名的美食店坐下,服务员过来记单,黑泽伊拓之将菜单递给黑泽阵让他点单,黑泽阵看着菜单上的菜名眼睛露出些许茫然情绪,黑泽伊拓之随即坐近黑泽阵,给他小声讲解这些菜,期间询问了下黑泽阵的口味,在得知黑泽阵不挑后,按自己尝过的味道提供些许建议。

  服务员不由露出会心一笑,很和谐的一对父子,就是边上的小哥不知是什么身份,尤其是看到小哥身旁的大包小袋,险些误以为助手和黑泽父子是拼桌的。

  助手:==这算什么,亲情向之三人电影我无名?

  等菜期间,因为无聊加上确实累了,黑泽阵不自觉眯上眼睛小憩一会儿。

  发觉黑泽阵困顿后,黑泽伊拓之调整了一下黑泽阵的姿势,让他侧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休息,不过他挪动黑泽阵的动作惊醒了黑泽阵,黑泽阵用眼神无声询问黑泽伊拓之,黑泽伊拓之拍了下自己大腿轻声道:“睡吧,菜来了我叫你。”

  黑泽阵重新闭上眼躺在黑泽伊拓之大腿上。

  见黑泽阵似乎睡着了,助手轻声道:“大人,为什么……”

  黑泽伊拓之食指放于唇前,轻轻摇头。

  助手闭上了嘴,眉头皱起,眼中满是疑惑,黑泽伊拓之也不解释。

  菜肴陆陆续续上桌,当最后一盘菜上桌完毕后,黑泽伊拓之轻推一下黑泽阵,道:“小阵,起来了。”

  黑泽阵随即爬起身,眼中迷茫只持续了小片刻,没一会儿便恢复了清明。

  助手感到有些惊讶,能这么快就恢复清醒对于一般小孩来说根本不可能,这说明眼前的男孩之前根本没睡着,可能真的只是闭目养神。意识到这点后,助手才明白先前黑泽伊拓之为何不让他出声。

  他要说的那些话,这个孩子并不方便听。

  餐桌上,并没有交谈声,只偶有些轻微的餐具碰到餐盘的声音。许是觉得太过于安静,黑泽伊拓之忽然出声询问黑泽阵,主要是问黑泽阵在孤儿院的生活,还有一些喜好、兴趣之类。

  一开始黑泽阵并没有觉得这样的交流有什么,但渐渐的,黑泽阵心生一种违和感,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黑泽阵细细想了一下,这些问题都很正常,大概是他多虑了吧。

  美味的食物算是这次对商场之行的一个结尾,回到山中别墅,黑泽伊拓之将一串钥匙递给黑泽阵:“大门钥匙是这把,你先进去吧,我和绝叔叔还有些话要说。”

  黑泽阵听话的先下车,本来他还打算帮忙提些东西进屋,不过被黑泽伊拓之拒绝了,因为东西都蛮重的,他担心黑泽阵提不好。提不起还好,就怕提到一半因为重心不稳摔倒了。

  确定黑泽阵进屋后,黑泽伊拓之将自己的车窗彻底摇下,然后从烟包里抽出一支烟。

  没有急着打火,而是将香烟伸到窗外,会有人替他点火的。

  助手先将香烟点着,这才出声问道:“大人,为什么对那小鬼那么好,他只是个……”话没说完,被黑泽伊拓之的一个举动打断了。

  黑泽伊拓之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缭绕烟雾,漠声道:“你觉得他怎样?”

  此刻面无表情的黑泽伊拓之冷漠至极,若是黑泽阵在,怕是以为这个男人是他父亲的兄弟,而不觉得是那个总是笑得随意的男人。

  “啊?”

  “与一般小孩相比。”

  “额……”助手认真回忆了此前黑泽阵给他的感觉,“有天赋,很早熟,还很……”他说不出,只知道,和一般小孩区别很大。

  “早慧。”黑泽伊拓之语气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你说,他看出了多少?”

  “!”助手惊愕。

  “别紧张,他什么都没看出。”

  助手语带些许不悦,“大人,你又吓我。”

  “不是哦,”黑泽伊拓之忽然一个轻笑,“他什么都没看出,他只是看出了可疑。”

  助手不明白这之间的区别,黑泽伊拓之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蠢。”

  “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回去告诉那位大人,这孩子是个好苗子,就是比较多疑,我现在需要他的信任。”黑泽伊拓之挥挥手示意助手可以离开了。

  “是。”助手准备离开。

  “等下,”黑泽伊拓之曲指轻扣方向盘,“你告诉他,如果打算把这孩子培养成磨刀石,请随意。”

  助手:“是。”

  目送助手离远后,黑泽伊拓之长而缓地吐出最后一口烟,重新发动车开往车库。

  屋内黑泽阵四处打量。

  他总觉得这屋里有说不出的违和感,与自己曾经住过的家对比,黑泽阵才隐隐明白,这违和感在哪。

  太整洁了,就像,不常有人住一样。而且,家中没有女主人存在过的痕迹,就算妻子已亡,也不应该如现在这样,仿佛从没存在过。

  如果说是不想睹物思人,那未免收拾得太干净了。

  果然,那个男人说谎了。

  黑泽阵眼睑微动。

  黑泽伊拓之处处有疑点,也不知他对他的好是否是在演戏,如果是一般小孩,确实会因为这好会觉得黑泽伊拓之是个好人,但黑泽阵因之前就对黑泽伊拓之产生了怀疑,黑泽伊拓之对他的好让他产生了怀疑。

  “小阵?”进门后黑泽伊拓之没有看到黑泽阵,又走了几步,在转角壁炉前的沙发上发现黑泽阵,“冷了?”

  只是刚好发现这边有书架的黑泽阵摇摇头,“想看书。”手指向书架。

  黑泽伊拓之看向书架,露出略有些意外的神情,书架上的书不少都是杂志、报纸,还有好些对小孩来说深涩难懂的名著,“想看哪本?”

  “那本。”黑泽阵随手一指。

  黑泽伊拓之目光顺着黑泽阵的手指看向书架上,书名《银河铁道之夜》,这是一本儿童文学,但又不是儿童文学,它主题意向晦涩,藏着许多谜团,同时,“孤独”是这本书给人最直观的感受。

  黑泽伊拓之将书抽出,但没有直接递给黑泽阵,“需要我读给你听吗?”

  “我能看懂。”

  “好吧,遇到不懂的字可以来问我。”黑泽伊拓之这才将书递给黑泽阵,想到孤儿院里黑泽阵所看的书,又觉得自己这一句似乎是多余,只好笑笑没再说什么。

  “别看太久,半小时后过来整理放好你的东西。”黑泽伊拓之走后道。

  冰冷的壁炉前,一个小小的身影无声地翻阅一本孤独而悲伤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