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2章 第二章 家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与孩子们告别后,黑泽伊拓之还是来到了黑泽阵的房间。

  与其说是黑泽阵的房间,不如说是黑泽阵与其它几个孩子的房间,这家孤儿院还没有豪华到给每个小孩配独立的房间,尤其是这么小的小孩,通常都是几个孩子一个房间,还方便大点的孩子照顾小些的孩子。

  黑泽阵的个人物品其实就是柜子里的一些衣物的洗漱用品,还有一两本作业本一样的薄本。

  薄本看着像日记本,但黑泽伊拓之不是很肯定,因为它上面除了署名再没别的,倒是署名是汉字这点让黑泽加感到诧异。

  一般而,像黑泽阵这样年纪的孩子还不太会写字,就算会写,更多的是片假名,而不是汉字。

  黑泽阵并不打算掩藏自己会汉字这一事。看书是他现在唯二的娱乐方式之一,另一方式是看电视。此时的书籍还是汉字居多,尤其是名著、科普类,黑泽阵不想为了掩饰而麻烦院长妈妈和志愿者们,只能假装自己“天赋异禀”自学会了汉字。

  黑泽伊拓之:“小阵还会写字啊,真厉害。”

  黑泽阵:“书看多了。”

  “?”黑泽伊拓之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不应该是会认字才能看书吗,但好像也是看书学认字……

  “会看书也很厉害啦。”黑泽伊拓之用薄本轻轻拍了拍黑泽阵的脑袋,“诺带好,别忘了你的日记。”

  黑泽阵接过薄本放在一旁,继续收拾衣物,“不是日记,随笔而已。”

  黑泽伊拓之对他人的日记并不感兴趣,但黑泽阵一说是“随笔”就来兴趣了,他挺好奇黑泽阵能写出什么随笔,或者说他知道什么是“随笔”吗,“我能看看你写了什么吗?”

  “随便。”收拾完衣物后,黑泽阵开始收拾床铺。

  黑泽伊拓之翻开薄本,随意地看了几页。

  不得不说,黑泽阵的“随笔”真的是“随笔”,随手笔记,没有黑泽伊拓之猜想的今天吃了什么与谁一起玩之类类似日记的内容,而是随手记录下一些书本上的语句,对书内容的猜想、总结,又或者是一些历史、知识,除文字外还有些简笔画

  内容很杂,而且每句话之间似乎都没有什么联系,东一句西一句,跳跃性很强。

  但黑泽伊拓之还是看出了这些像小孩天马行空般的句子中,存在某种他说不上的联系。

  黑泽伊拓之看向黑泽阵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审视和探究。

  黑泽伊拓之的这些情绪掩藏得很好,黑泽阵完全没有察觉,当他看向黑泽加时,黑泽伊拓之的眼中只有温柔善意,对失而复得的儿子的宠溺之情。

  黑泽阵的东西实在不多,没一会儿就都整理完了,黑泽阵提着一小箱子都不到的个人物品对黑泽伊拓之道:“好了。”

  黑泽伊拓之自然地伸出手提过黑泽阵手中的小箱子,“我们去车上等绝叔叔,绝叔叔就是那个跟在爸爸身后的助手。”

  黑泽阵跟着黑泽伊拓之来到孤儿院门口,那里停放着一辆黑色保时捷车。

  出于男性对名车自然而然的喜爱之情,黑泽阵多瞄了一眼。

  “喜欢?”黑泽伊拓之将黑泽阵一把抱起,带着他的手抚摸车身,“怎么样,漂亮吧?”

  老实说,他觉得还行,黑泽阵曾经也是见过许多名车的人,虽然大部分都是网络浏览的,而这让他的审美更偏向后世的车。“嗯。”一如既往的冷淡声线没让人察觉出态度敷衍,似乎是真的在赞同黑泽伊拓之的评价。

  “你这小鬼。”黑泽伊拓之揉搓一顿黑泽阵的头顶,力道不轻不重。

  “唔。”黑泽阵抱头,“放我下来。”

  黑泽伊拓之拉开车门将黑泽阵放在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自己走到另一边坐上驾驶座,插上钥匙扭转发动车子引擎。

  眼看黑泽伊拓之就要起步离开黑泽阵立马出声道:“等等,还有一个人,绝叔叔……”

  “他啊,”黑泽伊拓之漫不经心道,“打车。我是不会让像他那种那么糟糕的人坐上我的爱车的。”

  说着,黑泽伊拓之暗中观察黑泽阵的反应,见黑泽阵只是皱着眉安静坐在位置上,嘴角意味不明地勾了一下。

  对于两个大人间的恩怨,黑泽阵并不想参与,而且就算他问,估计黑泽伊拓之也是打哈哈糊弄过去,该知道的以后总会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有必要,他会想办法弄清楚。

  黑泽阵沉侧头看向车窗外耸立的高楼和往来的人流,车窗映着他默然的神情,似是在想什么,又似什么都不想。

  开车的黑泽伊拓之嘴角依旧扬着,眼中情绪却叫人捉摸不透。

  一时间,车内只有电台老调的播音腔在流响。

  黑泽宅是一栋在山腰的别墅,别墅风格介于西式与日式之间,前庭后院都有,但庭院的植物显得有些生长“自然”,一看便不是精心打理过的。

  保时捷驱车的声音逐渐接近,惊起停驻在大门上的几只乌鸦。

  乌鸦隐入山野,“啊——啊——!”凄凉嘶哑的声音平添几分阴森。

  保时捷停在大门前,黑泽阵自车上下来,手上提着自己的小行李,他仰头看向别墅。

  此刻黄昏时分,昏黄的光线模糊了光暗的界限,沐浴在夕阳下的别墅立于暮雾若隐若现的山林前,更添了几分虚幻交错之感,一时之间竟让人生出一种不真实。

  黑泽阵眼中浮现出茫然,先前被收养时还恍若梦中,此刻,才清晰认识到,自己又一次离开了熟悉之处,可为什么,恍惚间仍有一种不真实感?

  “到家了。”肩膀忽然被轻拍,黑泽阵立刻回过神看向身后,黑泽伊拓之已经停好车过来了。

  “愣什么,走吧。”

  黑泽阵跟着黑泽伊拓之身侧后一步,与黑泽伊拓之一起进入这间别墅。

  如果说别墅外观还能看出浮于表面的日式风格,那么别墅内和风也就些微不足道的装饰了,室内的装潢称不上什么具体的风格,硬要说就是现代风。

  西日间的别墅外观,古今间的别墅内构,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风格统一了。

  不得不说,设计者也算另类的天才了,本该违和感慢慢的设计,此时却又是如此和谐融洽。

  “好看吗?”黑泽伊拓之如是问道。

  “嗯。”黑泽阵点头。他曾经也住过几年的别墅,但不知该说是审美太包容还是审美太肤浅,他对别墅的风格,不,准确的说是建筑外观室内都是看着顺眼就都是好看,风格审美什么的,不知道。

  而且,由于此时科技水平还不算高,至少离他上一世去世前的科技水平还相差甚远,导致很多家具尤其是电子产品,在他眼里都可以归为“复古”,就这点看来,这别墅也算是有明确的风格了吧。

  “先上二楼,你的房间在二楼。”不知是否是黑泽阵错觉,黑泽伊拓之的语气似乎多了一份愉悦。

  黑泽伊拓之从鞋柜中找出一双女士鞋递给黑泽阵,“这是家里最小的鞋了,待会儿再带你去买鞋,嗯干脆去百货楼把你的东西都买全吧。”

  黑泽阵接过鞋子放在地板上,脱鞋穿上,虽然是最小的鞋子,但与黑泽阵的小脚丫相比,还是大了许多。黑泽阵试着走了几步,拖鞋不出意外发出踢踏声,在木质地板上,这声音多少显得有趣。

  看着黑泽阵懵然无措的小脸,黑泽伊拓之忍俊不禁,捏了一把黑泽阵的脸颊,引来黑泽阵的挥拒和怒瞪。

  黑泽伊拓之放开手后,黑泽阵又恢复了先前平淡的神情,仿佛先前的情绪化表现只是黑泽伊拓之的错觉。

  这孩子,有点难搞啊……黑泽伊拓之心想,总是一副冷淡的模样,哪怕故意逗他也最多是眼睛里会有比较明显的情绪,一点都不像小孩,至少不像他曾经见过的那些皮孩子,孤儿院的孩子都这样吗……

  黑泽伊拓之随意抓了把头发,将心中问题暂且放下,牵起黑泽阵的手往二楼走去。

  二楼次卧,黑泽伊拓之帮忙把黑泽阵从孤儿院里带出的一些个人物品放好,“要不要重新把你房间弄一下?这里之前是客房,不过现在是你房间了,你可以把它弄成你喜欢的模样。”

  黑泽阵环顾房间一圈,床、书桌、衣柜俱有,随即摇头道,“不用了,这样就很好。”

  “确定吗?这可是你房间。”黑泽伊拓之语气略有些惊讶。

  黑泽阵点头,黑泽伊拓之沉默了一会儿,弯下腰抱住黑泽阵,温声道,“小阵,这里以后就是你家,你不是客人,不用住客房。”

  黑泽阵一愣,眼前的男人以为他在不安吗?心中忽生暖意,嘴角不由微微弯起,“我觉得,这里很漂亮,所以不想改变,嗯,我很喜欢这样的房间。”

  黑泽伊拓之揉了揉黑泽阵的头,似是无奈道:“那好吧。”

  黑泽阵拍开黑泽伊拓之的手,语带苦恼道:“能别总是摸我头吗?”

  “怕长不高吗?”黑泽伊拓之促狭道,“安啦安啦,多喝牛奶是可以长高的。”

  “不,我只是单纯不喜欢别人摸我头。”摸头什么的,太过亲昵了,而且,这总会提醒他经常忘掉的一个事实——他变成小孩了。

  “人小鬼大。”虽是如此说,黑泽伊拓之却还是收回了手,“都收拾好了吗?”

  “嗯。”黑泽阵疑惑地看向黑泽伊拓之,他接下来是要干嘛吗?

  黑泽伊拓之:“那走吧,去百货楼。”

  百货楼?黑泽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的百货楼类是似于后世超市的存在。

  两人出门,天色已经黯淡,几点星光缀在夜幕上。

  深秋夜里,山上凉风起。

  刚一离开温暖的室内黑泽阵下意识打了个哆嗦,然后缩起身体。他有些畏寒,对温度的下降也比他人敏感些,不过适应后就还好。

  黑泽伊拓之:“冷?要不要回去多穿件衣服?”

  “不用,适应一下就好。”黑泽阵如放松了身体。

  黑泽伊拓之想了想,还是道:“拿件吧,不一定现在就穿,晚些时候会变冷的。”

  黑泽阵想想也是,便回去拿了件外套,这才与黑泽伊拓之前往市中心。

  一只乌鸦飞落到前院墙上,侧着脸注视保时捷逐渐消失在灯火通明处。

  “啊——啊——”乌鸦唤来同伴,那车上的人迟早要回到这黑暗的屋子中,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它们需要趁这个时间来搜索这庭院内是否有它们生存需要的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