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第1章 第一章 父亲

小说:目光一冽,酒水难辨 作者:亘旻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深秋时节,褪去绿衣的树叶纷纷落下,落叶日益增多,秃木日益明显。

  一片黄叶随风落到黑泽阵书面上,黑泽阵拾起叶片,轻转叶柄。

  枯黄的颜色,缀有几点黑斑,实在说不上好看,只令人感受到死气。

  冬天真的,要来了。

  黑泽阵想起近日孤儿院院长妈妈无意间透露出的孤儿院近况,心绪不由沉下了些。

  他所在的孤儿院,其实是家私人孤儿院。

  院长因战争失去了孩子,丧子之痛一直折磨着院长,直到院长一时出于怜悯之心收养了第一个孩子之后情况才有所好转。后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丧子之痛依旧在影响着院长,又或许是院长是个十分善良的人,院长与丈夫决定开一家孤儿院,收养了十几个被丢弃的孩子。

  这些孩子当中,便有黑泽阵,准确的说,是曾经的黑泽阵。

  但受泡沫经济影响,加上院长的丈夫意外去世,孤儿院如今有些难以维持。虽然有政府与社会的帮助,但到底是有限的,特别是政府和社会更偏向于公建的孤儿院。

  “阵哥哥!你不过来玩吗?”稚嫩童音如天使之音,唤回了黑泽阵的神。

  黑泽阵朝不远处正玩滑滑梯的几个三四岁的孩童笑了笑,温声说道:“你们玩吧,我看着你们就好。”

  小孩嘟哝了几句阵哥哥又在看书,总是装大人之类。

  黑泽阵心里汗颜,他虽然如今外表只是个6岁的小孩,但他的真实年龄,其实已经二十多了,和这些不过三四岁的小孩,真的难以玩到一起。

  与许多穿越小说相似,黑泽阵在救了一个小孩后来不及自救,再醒来,他就成了一个不过四岁的小孩。

  黑泽阵并不知道原来的黑泽阵去哪了,他当时醒来时身体正发着高烧,黑泽阵只能猜测,原来的黑泽阵没能熬过这场因流感因起的高烧,这才让他拥有再活一次的机会。

  黑泽阵代替了黑泽阵,出于愧疚心,他真正的名字,将埋藏于心底。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了,他逐渐习惯、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对孤儿院也有了一定的感情,所以他是真的希望孤儿院还能维持下去。

  黑泽阵心神难归书本,全身心都在思考当前可行赚钱方法。

  不待黑泽阵思考出个所以然,通往后院的路传来节奏分明的木屐声。

  是院长妈妈。

  院长妈妈很喜欢穿和服,她说,丈夫很喜欢她穿和服的模样。院长妈妈在用她的方式怀念她的爱人,包括哪怕再困难也要维持这家孤儿院令它开下去。

  “阵。”院长妈妈温柔的声音唤回了黑泽阵的神,引来黑泽阵的目光。

  在看到院长妈妈身后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时,黑泽阵下意识皱起了眉。

  虽然少,但并不是没有,总会有些因各种原因而需要□□的大人来到这,毕竟孤儿院嘛。

  结合之前院长妈妈喊他的名字,可以猜想出,这两陌生的男人,大概是想要收养他。

  如果可以,黑泽阵并不想被收养,不仅是因为自觉是大人可以帮忙照顾孩子们减轻院长妈妈负担,还和他上一世的阴影有关。

  不过心里虽不情愿,黑泽阵面上还是很好的没有表现出,神情一如往常,只是多了几分疑惑,“院长妈妈?”

  院长妈妈温颜一笑,眼角流露出几分和善与喜悦之情,对黑泽阵道:“阵,过来。”

  院长妈妈身后的一个男人也对黑泽阵露出了微笑,另一个男人,神情却是有几分莫名。

  黑泽阵闻合上书,从秋千上下来,走到院长妈妈面前。

  院长妈妈半弯下腰,尽可能地平视黑泽阵,“阵,你想要个爸爸吗?”

  果然。

  黑泽阵看向一侧站位相对靠前的男人,这两个男人有着很明显的一前一后的站位,站后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像站前男人的助手。

  “你想收养我?”

  男人笑了笑,“不,我并不想收养你。”

  “?”黑泽阵眼中浮现出明显疑惑神情。

  他猜错了?不是这个男人想收养他,而是后面那个男人想收养他?

  黑泽阵看向院长妈妈。

  院长妈妈抚上黑泽阵的头,“阵,等一下要好好听,听完了再说,好吗?”

  黑泽阵点点头。

  “我是来带你回家的,”男人再次发,“我是你爸爸,你的亲生父亲。”

  黑泽阵眉宇紧皱,看向男人的目光多了几分审视。

  男人伸出手想要抚摸黑泽阵的头,不料被黑泽阵后退一步避开了,愣了一下自然地收回手,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男人刻意放柔了声音:“听我说好吗?”

  黑泽阵表情漠然:“你说。”

  男人自称是黑泽伊拓之,是一家颇有名气的企业的社长。因为在商业上的成功惹红了不少人的眼,树敌不少。在一次商业竞争中,竞争对手因不甘败于他,策划了一起绑架案,绑架了当时还是婴儿的黑泽阵。

  儿子失踪后,他们一开始以为只是简单的勒索犯,一边安抚询问绑架犯需要多少赎金,一边报警,没想到惊动了媒体由此惊扰到了绑架犯和绑架犯身后的主谋,也就是他的竞争对手。

  由于绑架犯和竞争对手在面对警察、媒体的态度上有所不一致,产生了严重分歧,致使……连竞争对手最后都不知道他被绑的儿子去哪了。

  他的妻子因此病倒,他虽然深知儿子很可能已经不测,但还是不抱希望地寻找,为此落下工作上的事也不那么在乎了。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他儿子,只可惜,他爱妻,却看不见了。

  说到后面,男人面上不掩悲痛之情,眼中除了悸痛之外还多了几分宽慰。黑泽伊拓之身后的助手,也沉默地半垂着头。一旁的院长妈妈听后,面露动容。只有黑泽阵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小,阵,”黑泽伊拓之有些迟疑道,“我能这么叫你吗?”

  黑泽阵“嗯”了一声,低垂下头似在思考接受黑泽伊拓之的话,因此他错过了黑泽伊拓之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莫名情绪。

  黑泽伊拓之半蹲下,与黑泽阵平视,“和我回家,好吗?”

  黑泽阵没有说话。虽然男人的话合乎逻辑,感情也到位,但没来由的,他就是不信男人说的话。

  院长妈妈却因此误以为黑泽阵是顾忌到她和孤儿院,在所有孩子中,黑泽阵永远都是那个最懂事的。“妈妈尊重你的一切选择,不管是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男人的话,院长妈妈不是没怀疑过,只是男人给她展示的证据让她不得不打消心头的怀疑。哪怕心中仍觉不对劲,面对如此充足的证据,院长妈妈只能觉得,大概是她想多了。不过也因此,她将更尊重黑泽阵的选择,不会提供更多建议从而影响到黑泽阵的选择。

  她觉得,有时候单纯的小孩比经验过多的大人还能更看清一件事的本质。

  见黑泽阵久久不回答,黑泽伊拓之不由急了,不由地看向一旁的院长妈妈,颇有眼色的助手立马上前对院长妈妈道:“樱井女士,借一步说话。”

  院长妈妈跟助手来到不远处,窃声交谈,黑泽阵听不见那两人的讲话,但他眼利地看见了助手从公文包拿出了支票一样的纸张,纸张上还有好些个“0”。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多少个“0”,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钱可以帮助到孤儿院。

  黑泽阵猜,助手想用金钱让院长妈妈来劝说他跟这个名叫“黑泽伊拓之”的男人走。

  黑泽阵心下疑惑更甚,却又觉得自己可能多心了。

  富豪们总是希望自己有继承人,但他们应该也是最不缺子女的,可能,这个是个深情的人。

  黑泽伊拓之注意到黑泽阵的目光,眉头不由皱起,似在心中暗骂助手也不知走得再远点。

  不远处的两人没有聊多久,不一会儿就一起走回来。助手停在黑泽伊拓之身后,院长妈妈走到黑泽阵面前。

  院长妈妈看向黑泽阵的目光充满了复杂,藏在袖子里的手握紧又松开,又握紧,如此反复,最后下定决心般牵扯出一抹微笑道:“阵,你想要家吗?”

  黑泽阵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上前一步拉住院长妈妈的衣袖,道:“我能回来吗?”

  院长妈妈的笑多了几分温柔,“随时都可以,这里也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院长妈妈闭上了嘴。

  虽然院长妈妈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都知道她后面即将出口的话是什么。

  黑泽阵用余光观察黑泽伊拓之的反应。

  一般人,无论是收养还是找回,在听到自己的孩子还想回孤儿院时,多多少少都会做出反应,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而完全不在乎的人,是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小孩永远都不可能回来,这种如此肯定的想法往往代表着……

  黑泽阵敛下眼帘,幸好,他看到的结果还是可以的。

  黑泽阵抬眼看向黑泽伊拓之,嘴角牵起一个弧度,“……父亲。”

  黑泽伊拓之抬手抚摸黑泽阵的头顶,“好孩子。”

  助手与院长妈妈去办理手续了,黑泽伊拓之询问黑泽阵是否有什么要收拾的,黑泽阵摇摇头,他并没有什么私人物品。

  黑泽阵自觉是个成年人,并不会和孤儿院里那些真正的孩子一起分东西。许多好心人士送来的物品,比如玩具、零食、书籍等,玩具他全不要,分到的零食也基本吃完了,书籍他倒是要了,也不挑,但凡是书能看就行。

  主要是现在科技水平还太落后,让曾经身处信息时代习惯了互联网的人很是捉急却又无奈,只能看书了。

  不过这些书籍他都不会带走,虽然现在孤儿院里基本没什么孩子喜欢看,尤其是那几本偏成人向比较晦涩的书,但孩子总会长大的,那些书,也总会被读到的,哪怕只是当个故事书。

  黑泽阵这幅冷淡的模样,让黑泽伊拓之感到苦恼,“那小阵,你要不要和你的朋友们告别一下?”

  黑泽阵想了想,觉得不告而别确实不好,于是返回院子与正在嬉闹的小朋友们告别。

  听到黑泽阵亲生父亲来后,孩子们先是一脸惊喜地恭喜黑泽阵,纷纷面露羡慕,随后又感到失落,为以后再也见不到黑泽阵而难过。

  孤儿院的孩子总是比一般的孩子早熟,对他人的善恶也更容易感知到,黑泽阵平日对他们的照顾他们或许说不清楚,但他们就是知道,黑泽阵是个很好的哥哥。

  孩子们不舍地围在黑泽阵身边,小一点的小孩直接拉着黑泽阵的衣服一副将哭的模样,天真地问:“阵哥哥,你可以不走吗?”

  黑泽阵将小孩抱起,从口袋中掏出一颗水果糖喂给小孩,“不可以,就算现在不走,以后总会走的。”

  “为,为什么?阵哥哥不喜欢我们吗,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好惹到阵哥哥生气了吗?”

  “不是,”黑泽阵放下小孩,将口袋中的糖果全分给孩子们,“人与人之间,总会分开的,没有谁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是他先走就是你先走。”

  懵懂的孩子茫然地点头,此时的他们还不能理解这句话,但一旁将一切看在眼里的黑泽伊拓之,眉毛挑了一下。

  “小阵很受欢迎呢。”黑泽伊拓之侃笑道。

  “嗯。”黑泽阵没有多说,有恢复了之前的冷淡模样,这让黑泽伊拓之眼底浮现一丝意外。

  先前黑泽阵冷漠的表现,让黑泽伊拓之以为这是个孤僻离群的孩子,但刚刚的一幕却否定了黑泽伊拓之的猜想,这让他觉得黑泽阵或许只是不善表达,于是多说了一句打趣黑泽阵,想看黑泽阵窘迫的表情,不想黑泽阵却给出了这样的反应。

  看样子,黑泽阵不是外冷内热,而是单纯的对他有戒备心。

  看来是个难搞的小孩。

  “啊居然这么冷淡,看来爸爸我要多多努力,讨小阵欢心才行。”黑泽伊拓之开玩笑委屈道,引来黑泽阵的瞩目,不过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